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第一章疑雲



曆時一周的珠寶展示會終於結束了,我作為安保公司代表參加了主辦方舉辦

的慶祝酒會。老實說我對這種酒會實在是興趣不大,不過作為公司老總不參加又

不好,所以我勉強捱到七點多,借口公司有事情,讓另幾個喜歡活動的合夥人慢

慢玩,就開車回家了。



為了這個珠寶展,我前前後後忙了快兩個月,好久沒和老婆愛愛了,想到這

?心?就一陣火熱,想到回家後能和老婆好好過個周末,心?就是一陣溫馨。



這?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本人趙剛,三十八歲,曾任南京軍區某偵察連連長,

幾年前下海和幾個官二代朋友合夥開了家保全公司,擔任法人代表和總經理職務。



我的妻子名叫林雨柔,今年二十四歲。在稅務局上班。妻子是典型的江南女

子,書香門第。妻子長發披肩,肌膚賽雪,性格婉約體貼,她身高一百七十二公

分,五十公斤,標準的模特身材,胸部不大但也不小,三十四C 的罩杯配上二十

二的細腰和三十六的翹臀顯得整個人前凸後翹。



尤其是妻子那長達一米一左右的長腿,不輸任何專業腿模。站在我高達一百

八十六公分的身體旁邊顯得格外合襯。



大家一定會想,為什麼那麼好的女人會願意嫁給一個比她大那麼多的男人呢?



這個故事就要從十年前說起了。



我是老趙家這一代唯一的後代,以前解放前家?也算是富裕之家,後來雖然

被紅衛兵衝擊,但是平反後政府還是歸還了大部分的私房老宅。



大學畢業後我父母意外過世,我傷心之餘就報名參軍了,由於我敢打敢拼,

又是大學生,所以很快就提幹了。



湊巧那時候遇上老房動遷,由於我家是私房又是軍官,所以開放商也不敢搞

花樣,所以我拿到幾十萬補貼和四套房子。



我從部隊請假回來和開發商簽好協議後看看還有幾天假期,想到自己已經多

年沒有回來過,便一個人在上海到處逛逛,算是尋找兒時的回憶。



有一天我逛到中山公園,這?是我小時候父母帶我來玩過的地方。我站在橋

上回想著過去的快樂時光,突然一個女人大聲尖叫起來,【來人啊!救命!我女

兒落水了!】



我猛地驚醒,看見一個女人站在不遠處的湖邊,對著一個落水女孩大叫。



女孩看起來不會遊泳,已經在湖中浮浮沈沈,斷斷續續的叫著救命。



由於不是周末,所以遊人不多,周圍更是沒有一個人。



我趕忙衝過去,【噗通】一聲跳下湖,快速遊到女孩身邊,這時女孩已經慢

慢沈了下去,我深呼吸潛入水下,和女孩四目相對,看著女孩無力的閉上眼睛。



我趕忙托住女孩的腰往上遊,手臂環住女孩胸口讓她靠在我身上,帶著她往

岸邊遊去。



我把女孩送上岸後,發現女孩已經昏迷,我大聲對岸邊已經嚇哭的女人叫到,

【快打電話叫救護車。】然後我俯下身,為女孩做急救,又是人工呼吸又是心扉

複蘇,廢了好大的功夫才讓女孩吐出嗆住的水,一口氣緩了過來。



女孩慢慢睜開眼睛,一隻手緊緊拉住我的胳膊,然後又暈了過去。這時救護

車也來了,想把女孩的手鬆開,但是女孩很用力的抓住,如果硬扳怕會弄傷女孩

的手指。無奈我隻能坐上救護車和女孩母親一起去了醫院。車上女孩母親隻是害

怕的不停哭,嘴?叫著女孩的名字【雨柔,雨柔,媽媽不好,媽媽沒能照顧好你,

媽媽對不起你。】我隻能好聲安慰她。



到了醫院,醫生檢查後表示女孩沒什麼問題,就是受驚過度所以昏迷,幫女

孩打了一針鎮定劑後,就離開病房了。我看著女孩拉住胳膊的手問醫生,醫生表

示現在不能強行拉開,隻有等女孩蘇醒後自己放開了。



這時女孩母親緩過神來,開始不停感謝我。我見自己也走不掉,就和她閑聊

了起來。女人說自己叫杜梅,三十四歲,是個舞蹈老師,女孩叫林雨柔,今年十

四歲。



我問杜梅怎麼不和先生一起帶女孩出來玩,結果杜梅眼睛就紅了,原來杜梅

老公是個科學家,參加國家的一項科研研究時發生意外一年前過世了,今天就是

她老公的周年祭日,杜梅帶著女兒來公園就是因為這?是杜梅和她老公談戀愛時

第一次約會的地方。



杜梅在公園想起老公在世時的種種,沈浸在回憶中不能自拔,結果一時疏忽

沒注意女兒,結果女兒就不知怎麼的掉下水了。



杜梅說道這?又哭了出來,連聲感激我道,【小夥子,真的謝謝你,今天要

不是你,我女兒就沒救了,要是我再失去女兒,我真的就不想活了。】說罷【嗚

嗚】的哭了起來。



我連忙安慰她道,【大姐,別客氣,我是一名軍人,這是我應該做的。】



我們就這樣聊了起來,從聊天中我了解到杜梅的父親也是一位軍人,母親則

是教師,杜梅父母在杜梅十二歲的時候就出車禍過世了。老公也在去年去世,現

在和女兒相依為命。我聽了不由為她感到可憐,自古紅顏薄命,杜梅也算得上是

個苦命人。



這時候候我才仔細打量了一下杜梅的樣子。一看之下我不由讚歎了一聲,【

好美的女人。】



杜梅長得一頭烏黑的披肩長發,身高大約一米七左右,脹鼓鼓的胸脯把衣服

撐起的老高,長期跳舞練就了她漂亮的長腿和誘人的身段。



杜梅的容貌屬於中上,但是配合她典雅的氣質和憂鬱的眼神,給人一種想好

好抱緊在懷?呵護的衝動。



我們聊著聊著漸漸熟悉起來,我稱呼杜梅【梅姐】她則稱呼我【小剛】。



我見杜梅的精神有點不濟,便對她說道,【梅姐,先去休息會吧,看你累的

樣子,別病了。】



杜梅還在猶豫,我接著說,【今天小雨柔看樣子是不能出院的,你晚上要陪

她,要是現在不休息好,你怎麼陪?再說我現在也走不了,幹脆我陪著小雨柔,

你去休息吧。】



杜梅聽我這樣說,也就不再拒絕,去了旁邊的沙發上躺下睡了。我坐在病床

邊,看著這個昏迷的女孩,想到她在水下昏迷前看我的那一眼中透露出的一種哀

傷,痛苦的眼神,讓我對她產生一種憐愛。



我想到一個這樣年輕的女孩經曆多少事才能有這樣的眼神。我就這樣看著雨

柔昏睡的樣子,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看到雨柔緊閉的眼睛緩緩睜開,我連忙對她

說道,【你醒啦,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嗎?我去叫你媽媽。】說完我就抽手想起

身去叫杜梅,沒想到雨柔拉住我的手不鬆開,她眼神中透露出依戀的神情,對我

說道,【別走,我怕。】



我連忙安慰她道,【別怕,已經沒事了,我不走,放心。】



我就這樣和雨柔說著話,慢慢了解她出事的原因。原來她在父親死後也是很

悲傷,在湖邊見到杜梅呆呆的樣子她知道母親想起了爸爸。雨柔見母親這樣突然

覺得生無可戀,隨意在湖邊走著,一下沒注意腳下,結果就跌進了湖?,由於不

會遊泳,結果隻能不停掙紮。



我聽了雨柔的話不由得一陣憐意上湧。我拿出十八般武藝努力逗她開心。我

們很快就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我從小沒有兄弟姐妹,所以見到這個比我小十

幾歲的小女孩,我不由得湧起一股想當她哥哥的想法。



我認真的對雨柔說道,【小雨柔,願意認我這個哥哥嗎,我會當你是我親妹

妹一樣的對你好的。】



沒想到雨柔聽了我的話,沈默了,過了一會她才擡起頭,看著我的眼睛說道,

【小剛哥哥,我不要你當我是妹妹,我要做你的老婆,你等著我,我畢業了一定

要嫁給你。】她的語氣堅定,我卻感到一陣好笑。雨柔見我不信,她認真的說道,

【我以父親為證,我要嫁給趙剛哥哥,爸爸你在天之靈為我祝福吧。】說著她湊

近在我的臉上親了一下。



我沒想到雨柔會說出這樣的話,想著她現在還年輕,可能是感激我救了她,

小孩子過段時間就會忘了,便不在多想。後來杜梅醒了後,我起身告辭,我們互

留了聯係方式。後來的日子?,雨柔每個星期都會給我寫信,告訴我她的情況。



我們就這樣通過信件了解對方的事情。我隻要休假了就會去看雨柔和杜梅,

幫她們做做家務,照顧她們生活。我真的把雨柔和杜梅當成了自己的姐姐妹妹。



在雨柔大學畢業的時候,她邀請我去參加她的畢業典禮,然後在她同學老師

的面前,大聲說出對我那麼多年的喜歡,宣布要嫁給我。當時我被感動的一塌糊

塗,就這樣我們結婚了。



結婚後的生活非常幸福美滿,我的事業蒸蒸日上,雨柔也因為父親的原因被

國家照顧進入了公務員體係。杜梅成了我的嶽母,我很尊敬她,把她當成我的親

媽一樣對待。



為了方便大家互相照顧,我本來想讓大家住在一起的,但是杜梅不願意打擾

我們夫妻的生活,所以我在一個別墅小區?買了兩套鄰近的別墅給自己和杜梅居

住。



在對老婆的思念中,我回到了家,沒想到老婆不在家。我感到意外,因為已

經快八點了。我拿起電話給老婆打了個電話。電話鈴響了很久才接通。【喂。老

公,你找我?】電話?傳來老婆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喘。我也沒在意,問道,【

老婆,你在哪??我到家沒見你怕你有什麼事情所以打個電話問下。沒什麼事吧?







老婆聽了我的話說道,【沒事,我在媽這?,她有點不舒服。】



我趕忙問道,【媽沒事吧,要不要我過來送她去醫院。】



老婆說道,【不用,就是一點胃疼,我喂媽吃了藥了,現在已經睡著了,我

也準備回來了。】



我聽了就說道,【沒事就好,讓媽休息吧。好了,不說了,有話回來再聊。







【好的,老公,我馬上會來。】妻子說道。



我剛想掛電話,卻隱約聽到電話?妻子的聲音,可能妻子忘了按掛機鍵了,

電話還在通話中。



很輕的【啪】一聲,然後聽到一個男人說道,【小柔,對不起。】



嶽母的聲音也響了起來,【小柔,別怪媽好嗎?】



【我老公回來了,快讓我上去。】妻子的聲音帶著氣憤伴隨急促的喘息。



然後就是一陣抖動的聲音,我漠然的掛斷電話。想著究竟是怎麼回事?不是

說嶽母病了睡著了嗎?還有那個叫妻子小妹的男人不就是以前在嶽母家住過一段

時間的妻子大伯的兒子,林斌嗎?他為什麼要說對不起?妻子和嶽母還有林斌到

底怎麼了?



林斌是妻子大伯的兒子,今年二十七歲。大伯以前插隊落戶去了江西,然後

就在當地安家落戶了。林斌從小在江西長大,大學文科畢業後好幾年沒有找到穩

定的工作,後來到上海投靠我嶽母,小夥子長得挺白淨的,看上去斯斯文文,和

我那過世的老丈人有七成像,所以嶽母也挺喜歡這個侄子的,讓我幫幫他。我看

他樣子挺老實的而且又是親戚,便讓他進公司做財務,管理一下賬務。他做事挺

勤懇的。沒想到居然在電話?聽到他的聲音。



在我還沈靜在疑惑中時,妻子已經回來了,她臉色紅撲撲的,看起來走的很

快,不停喘著氣。



妻子進門後問道,【老公你不是參加酒會去了嗎?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我還在疑惑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便說到,【累了好幾天,沒什麼精神就早點

回來了。】



妻子見我這樣說,就讓我等一會,然後她去浴室為我放熱水泡澡,過一會妻

子讓我進浴室,我躺在浴缸?泡著熱水,腦子?還是想著剛才的事情。這時妻子

赤裸著身子走進了浴室,她溫柔的用熱水為我擦拭身體,幫我放鬆心情,我舒服

的閉起眼睛。過了一會,妻子開始挑逗我的身體,撫摸我的陽具,請問我的肌膚。



我沒一會就被她挑逗的情欲高漲。



我開始和妻子相互撫摸,摸著妻子光滑細膩的肌膚,親吻著她那飽滿翹挺的

乳房,我的雞巴不由得漲大。



妻子在我的挑逗下很快就濕了,她輕聲說道,【老公,給我吧。】



我看了妻子情欲勃發的樣子,心?隱隱有些疑惑,妻子是個傳統女性,記憶

中還沒有那麼主動對我提出過性愛的要求。不過這時我已經箭在弦上,也不去多

做考慮,挺起雞巴就捅進了妻子潮濕溫暖的陰道。



妻子的反映很強烈,主動擡起下身回應我的抽動,我感到從所未有的舒爽。



因為我的雞巴特別粗長,當兵時為了解決生理問題也找過妓女,而且特別要

找那種老雞,因為年輕的經驗不夠,老是讓我沒辦法暢快發泄。就算是老雞也經

常被我弄得苦叫不已。所以為了不弄疼妻子,我每次都隻能溫柔輕緩的抽動,像

今天這樣讓我徹底放開的情況還是結婚後的第一次。



我搞了十幾分鍾,妻子已經高潮了兩次了,她無力的滑落到地上,我隻能抱

起她回到房間,我把妻子放在床上,妻子主動趴伏下身子撅起屁股。這個姿勢我

們以前試過一次,妻子很不喜歡,說很沒有尊嚴的感覺。所以打那以後我們就再

也沒有用過。沒想到今天妻子卻主動擺出這個姿勢讓我操弄。



我這時已經興奮的沒有思考的能力,隻知道在妻子的陰道中暢快的挺動,今

天的妻子配合度非常高,在我的進攻中表現的非常興奮,嘴?【哼哼唧唧】呻吟

聲不斷,不停叫道【老公,我愛你】【愛我,老公。】【老公,給我。】



當我感覺快射了的時候,我想抽出來射在體外,因為妻子還不想要孩子,所

以我雖然不滿但是也不想強迫她。



沒想到這次妻子卻主動阻止了我拔出雞巴的動作,她大聲喘著粗氣,說道,

【老公,射進來,給我,我要為你生孩子。】



我聽了心情一陣激動,動作不由的又快了幾分,妻子在我劇烈抽送中再一次

得到了高潮,淫水在我的雞巴抽動下不段湧出。



當我射精的時候,妻子大聲無意識的尖叫著,陰道一陣陣的收縮,擠壓著我

的雞巴,讓我爽的隻能不斷噴發。



暢快的射精後,我躺在妻子的身邊,妻子已經無意識的昏睡過去了。這時我

才有機會仔細看著妻子的身子,我突然發現在妻子的手腕腳腕處有很輕微的痕印。



妻子的肌膚非常細膩,所以她隻要有點碰撞就會有印跡,那這?的印跡代表

了什麼呢?



我的手不由得開始檢查起妻子的身體,憑我多年的偵察兵經驗,我斷定妻子

是被柔軟的物件在手腕腳腕處捆紮過,所以才會留下這樣的印跡。



我心?一整緊張,難道剛才妻子被人綁起來了?是林斌嗎?那嶽母為什麼也

在?



我的腦子一片混亂,不由自主的開始檢查起妻子其它的地方。妻子的陰道因

為我剛才的做愛已經一片狼藉,看不出什麼線索了,我很沮喪,懷疑妻子會不會

就是為了掩飾證據才會故意引誘我,好破壞證據。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我突然發覺妻子的肛門有情況,括約肌不像正常時

那樣緊緊收攏,中間有一絲縫隙,露出一個細小的口子。我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指

探進妻子的肛門,很輕鬆,手指一下就插進了妻子的肛門。



我的心?一陣酸楚,我了解這代表著什麼,妻子的肛門在不久前剛被人用過。



我心頭一陣火氣,就想馬上叫醒妻子問個明白。



這時妻子突然無意識的說了句話,【媽,別這樣,我不能對不起剛子。】



我聽了妻子的話,漸漸冷靜了下來,這件事很明顯是林斌對妻子不軌,而且

嶽母也牽涉其中,妻子看起來還是愛我的,所以我決定先不去揭穿,準備尋找到

證據再決定下一步的行動。



打定主意,我為妻子清理身子,然後抱著她睡了過去。



第二天醒來,妻子已經起床了,我走出房間看見客廳的餐桌上已經擺上了豐

盛的早餐。妻子這時從廚房?走了出來,手?端著一鍋熱騰騰的豆漿。看見我起

床了,就讓我去刷牙洗臉然後吃早飯。說這個雙休日要我好好陪她出去玩玩,逛

逛街。



看著妻子的樣子,我下定決心,不管付出什麼代價,我都要保護好我的妻子。









第二章調查



接下來的幾天,我派以前的幾個老部下對林斌和岳母進行全方位的偵查。很

快他們就傳回了消息,原來林斌幾乎每天下班都會去岳母家,一般都要到晚上十

一二點后才會回自己租借的房子。



我想起那時林斌剛來的時候,岳母說過他一個男孩子燒飯不方便,邀請林斌

到自己家搭夥,我和妻子有時去岳母家吃飯也都能遇見林斌,最近這大半年因為

工作忙的關系,我都沒注意到林斌什麼時候回家的,沒想到他要那麼晚才會回家,

看來一切的答案應該就在林斌家和岳母家了。



我通過公司的無線網絡,在林斌的手機里加入木馬程序,監控他手機的所有

的情況。



在林斌的手機中,我發現幾張妻子和岳母的照片,其中大部分都是妻子和岳

母的生活照,只有兩張是裸照。



一張是岳母全身赤裸仰面躺在床上,頭側在一邊,眼睛閉著看起來是睡著的

樣子,兩腿大大分開,陰道里明顯是性交后的樣子,白色精液把岳母濃密的陰毛

都糊的白了一片。



另一張是妻子全身赤裸,被從腰上掛繩吊在房間中央,腦袋無力的垂下,雙

手向后被固定在一根鐵鏈上,雙腳被迫分開,岳母則跪在妻子身邊,深情的看著

鏡頭。



我看見這張照片時胸口的怒火勃然噴發出來。真想馬上找人狠狠教訓一頓林

斌,打斷他的四肢,廢了他的子孫根。



我大口喘氣,過了好久才平復下激動的心情,林斌對我來說只是個小人物,

我隨時都能碾死他,但是岳母到底在其中扮演了什麼角色,如果不搞明白這點,

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我安排林斌去外地處理一個欠款,還對他說是公司要提拔他進入管理層。林

斌很高興,興衝衝的就去了。其實那家公司的老板是我以前的一個戰友,我特意

讓他留住林斌一段時間,好讓我慢慢找證據。



我第一個目標就是林斌租借的房子。區區門鎖對于我這個特種偵察兵而言如

同虛設,我打開房門,首先仔細觀察了屋內的情況。房間陳設很簡單,一張床,

一個大衣櫃,一張寫字台和一台電腦。



我里里外外找了個遍,沒發現什麼有用的東西。我打開電腦,發現林斌設了

密碼,我用工具解碼后進入系統,在硬盤里發現一個隱藏的文件夾,名稱叫做【

我的女奴】打開后發現有大約幾百張照片都按照時間分別歸類在幾個文件夾里,

還有大概十幾段視頻。我也不去一一欣賞,直接全部拷貝到我的隨身硬盤里,然

后在電腦里安裝好病毒,只要有人再打開這個文件夾就會造成藍屏,而且會對硬

盤造成物理破壞,數據會自動清除,沒有任何辦法恢復。



接著我清理了一下痕跡,退出房間再次鎖上房門。帶著這些資料我回到公司,

吩咐秘書不要讓人打擾我,接著就把移動硬盤連接上電腦,開始看了起來。



我首先瀏覽了那些圖片,一開始明顯都是手機偷偷拍攝的,畫面比較模糊。



大概過了三分之一后開始圖片質量好了,而且岳母明顯知道被拍攝,還會對

著鏡頭配合。



照片的內容從平時的生活照,到一些全裸照,后面還出現很多岳母被調教的

照片,捆綁,虐待,鞭打,遛狗,大部分都是在一間四面鏡子的房間。



我一看就知道那是岳母家的練舞房。由于岳母是舞蹈老師,所以我裝修時特

意為她把地下室改成了舞蹈室,而且岳母說她不喜歡練習舞蹈的時候有人在身邊,

所以我還從來沒進去過。沒想到林斌這個混蛋不但進去了,還在里面玩弄岳母這

個大美人。



老實說,對于岳母我一直是有好感的,畢竟我們的年齡更加接近,所以以前

還沒有和妻子確立關系時我還曾經動過娶了岳母的念頭。



不過那時妻子雖然小,但是已經看的出我的念頭,還特意警告我不要忘記她

對我的約定。並且一直纏著我,讓我不能對岳母有進一步的想法。后來結婚后我

也就斷了這個念頭,真心尊敬岳母,她在我心中可以說亦母亦姐。



我看著照片里岳母迷人的肉體,被林斌性虐時透露出的迷人媚態,雞巴不由

得硬了起來。



我的心里充滿了疑惑,以前那個溫婉賢淑的岳母,那個深愛死去岳父的岳母,

你去哪里了?



第三章視頻



我看完了照片,沒有發現關于妻子的內容,全部都是岳母的照片。看來除了

手機里的那張妻子裸照外,林斌沒有拍妻子其她的照片,這讓我不由松了口氣。



我一直害怕會看見妻子如同岳母那樣被林斌調教的照片,那到時候我真不知

該如何面對她。



我開始觀看視頻。



我打開第一個視頻,看起來是用手機拍攝的。岳母衣衫半裸的躺在床上,眼

睛緊閉,雙腿架在林斌的肩膀上,看樣子是處于無意識狀態。林斌手持手機一邊

拍攝,一邊扶著雞巴往岳母的陰道里捅,一開始進去的不是很順利,林斌拔出雞

巴,往龜頭上摸了大量的口水,然后再次挺了進去,接著就是一陣猛干,大概三

五分鐘就射了出來,然后就像被人抽干力氣一樣,躺倒在岳母身邊大喘氣。視頻

到這里就結束了。我心里鄙視,難怪要搞那麼多變態的花樣,就這樣一個樣子貨,

簡直丟男人的臉,也不知道年紀輕輕怎麼會虛成這樣,看來是縱欲過度了。



我明白這應該是林斌在岳母無意識的情況下強奸了岳母!看視頻的日期是去

年岳父去世十周年紀念的那天。



我記得那天岳母和妻子很傷心,喝了好多酒,岳母更是醉的不省人事,我由

于要照顧妻子,而且當時林斌就借宿在岳母家,所以我送岳母到家后囑咐林斌照

顧岳母就離開了!沒想到這個畜牲居然敢強奸自己的嬸嬸!



我打開第二個視頻,岳母昏迷的倒在一張單人皮沙發上,林斌先把手機擺在

茶幾上對準岳母,然后扶起岳母,動手脫光她身上的衣物,接著拿出繩子將岳母

左右腳分開在沙發扶手兩側,然后和把左手左腳,右手右腳分別捆在一起,再固

定在沙發的支腳上。由于姿勢關系,岳母的下身挺起,徹底暴露了出來,露出陰

部那淫靡的肉穴。



林斌拿出一個口塞球堵住岳母的嘴,拿出一罐藥膏,開始在岳母全身的敏感

帶塗抹,尤其是雙乳和陰戶,更是抹了很多。



接著林斌把自己的衣服脫光,拿起手機開始開始對準岳母的樣子上下左右的

拍攝。



岳母全身每一處肌膚都被拍到,那飽滿巨大的乳房,平坦的小腹,豐滿的大

腿,圓潤的豐臀,還有那微微張開的小穴,緊緊閉合的肛門。一切的一切都清晰

的呈現在我的面前。



我的手不自主的握住自己已經膨脹的雞巴開始套弄起來。



這時岳母慢慢清醒了過來,她明顯還沒有不清楚發生了什麼,迷茫的看了一

下四周,突然看見全身赤裸的林斌一下子被驚呆了,岳母開始掙扎,不過被固定

在沙發上的身體根本沒有辦法移動,想叫喊由于嘴被口塞堵住只能發出【嗚!—

—嗚!】的低叫聲。



林斌見岳母醒了過來,便把手機固定在一邊,然后跪下湊在岳母的身前,輕

聲說道,【梅姨,別緊張,是我,我終于要得到你了,你知道我有多喜歡你。】

說著他伸出手,撫摸岳母光滑的肌膚。手指過處岳母明顯很害怕很緊張,身體不

停抖動。嘴里不斷發出哀求的【嗚嗚!】聲。口水不斷流出滴落,順著岳母的豐

乳滑落到小腹處。



林斌見岳母想說話,他對岳母說道,【梅姨,你有話要說是嗎?我給你解開

口塞,不過你要乖,別亂叫,不然我會生氣的。】說完他拿開了岳母嘴里的口塞

球。



岳母的嘴得到解放,馬上大口大口的喘氣,一沒留神還把寄存的口水嗆進了

氣管,引得一陣劇烈的咳嗽。林斌見狀就起身走到岳母身邊為她拍弄后背,好一

會岳母才順過氣來。



岳母憤怒的對林斌說道,【小斌,快放開姨,你這樣做不對的,別一錯再錯。



你現在放開姨,姨會當什麼都沒發生,還會認你這個侄子。如果你不放,你

以后就別再叫我姨。】



林斌聽了,笑嘻嘻的說道,【梅姨,放開你是不可能的,我一定要得到你。



二叔已經死了那麼多年了,你為他守身也夠了,從現在開始,你就把我當二

叔吧,反正我們長得很像。你是我們林家的人,二叔不在了,就由我照顧你吧】



說完就把口塞又塞回了岳母的嘴里。



岳母剛想大叫嘴就被堵住了,氣的眼淚不停地湧出。



林斌,笑嘻嘻的俯下身,張大嘴巴含住岳母一邊的乳球,一只手把玩另一個。



岳母嘴里不停嗚咽著。奮力扭動身體,不過都是徒勞。



林斌玩弄了一會岳母的乳房后,跪下身,開始輕吻岳母的陰戶,他伸出舌頭

不停舔弄岳母的嫩肉,挑動陰核,還伸出兩根手指,插入了岳母的陰道中扣挖。



岳母被他弄得嬌喘連連,咿咿啊啊的哼個不停。漸漸的,岳母鼻息開始加重,

眼神開始迷離。林斌看見岳母這個樣子,興奮的叫道,這藥真靈,那麼快就有反

映了。



原來他給岳母塗的是性藥,這時岳母已經開始產生感覺,她嗚嗚的不停叫著,

林斌見狀就摘掉了岳母的口塞,岳母嘴里大聲呻吟出來,【嗯!——癢,好癢。



快給我揉揉,癢死了啊!——】一聲聲的浪叫呻吟從岳母的嘴里穿了出來。



林斌興奮的要死,拿出幾個跳蛋用膠布固定在岳母的乳頭和陰蒂上,接著拿

出一根假陽具也抹上藥膏,對準岳母的陰道插了進去。



我想著林斌這小子玩弄女人還真有一手,自己本錢不夠就想出那麼多花樣。



岳母在藥物的作用下越來越敏感,意識也開始模糊起來,她在林斌的挑逗下

越來越放浪,完全看不出以前那個典雅俏麗,清心寡欲的岳母形象。



林斌就這樣用假陽具玩弄了岳母快一個小時,岳母已經泄身大概三四次了,

當最后林斌拔出假陽具挺起雞巴插入岳母身體時,我明顯看出岳母已經清醒過來

了,眼神沒有了迷離,但是叫喊的越來越響,就像是在發泄那麼多年的郁結的心

情。



林斌搞了七八分鐘就射了,他對岳母說道,【梅姨,以后別在想著趙剛那個

混蛋了,我會好好待你的。】



我一聽這句話就蒙住了,【岳母想著我?】



岳母聽了也急了,罵道,【混蛋,你強奸我還要毀我清白。我和剛子是清白

的,我們之間沒有其他關系。】



林斌笑道,【我知道你們沒有肉體關系,但是你敢說心里沒想過他嗎?我可

是有一次親眼看見你手淫的時候叫著趙剛的名字,還讓他強奸你,你不會反抗的。



那個白癡有這麼漂亮的岳母也不知道好好安慰,十足一個大傻瓜。】



岳母聽了林斌的話臉漲的紅紅的,她叫罵著說要告訴我,告訴小柔,要報警

抓林斌。



林斌嘿嘿笑道,【梅姨,你去告吧,到時候我就給趙剛和小柔看看你手淫時

要自己女婿強奸你的視頻,我都拍下來了,精彩十足,還有這次的,讓大家都好

好看看。我大不了進去關幾年,可是你以后還能在家里立足嗎?】



聽了林斌威脅的話,岳母一下就沈默了,這時林斌摟住岳母,開始甜言蜜語

的安慰起岳母來,【梅姨,我是真的喜歡你,你放心,只要你以后乖乖聽我話,

我一定好好待你,讓你從新過上一個女人應該有的生活。你剛才不是也玩的很開

心嗎?只要你以后和我一起,我天天讓你開心。】說這開始輕吻起岳母來。



岳母就像是一個玩具一樣被林斌隨意玩弄撫摸,恣意親吻,完全沒有抵抗。



林斌的花樣確實多,很快岳母又被他弄得性欲勃發,嘴里開始呻吟起來,在

林斌的挑動下又來了一次高潮。



看著岳母癱軟的樣子,林斌解開了捆綁岳母的繩索,把岳母摟抱在懷里,岳

母任由林斌玩弄自己的身體。突然岳母【啪】的給了林斌一記重重的耳光,對他

吼道,【你給我滾,我不想再看見你。】說完就大聲哭了起來。



林斌沒想到一直溫順的岳母突然爆發,他明顯被岳母震住了。匆匆忙忙收拾

下東西,然后一句話也不敢說,拿起手機就走了。視頻到這里也結束了。



我想著岳母明顯沒有屈服,為什麼她沒有告訴我呢?難道真的是怕被我和妻

子知道她心里一直有想被我強奸衝動?我不知道。



后面的視頻拍攝時間隔了大概有快兩個月,中間發生了什麼我沒法了解,我

只知道從后面開始,岳母越來越放浪了,明顯是主動陪著林斌,好像是徹底放開

了,讓林斌玩弄自己,口交,乳交,腳交,肛交,反正什麼都有,什麼都干。



發展到后來更是出現了被捆綁,鞭打,套著狗圈被林斌牽著在地上爬,我影

響最深刻的是在舞蹈房的中間裝了一套自動滑輪組,岳母雙手雙腳被繩子捆在一

起后連接上掛鉤,被滑輪組仰面騰空吊起,林斌站立著插進岳母的肛門,手里還

拿著一只粗大的假陽具在岳母陰戶里進出。



林斌得意洋洋地說最近剛賺了一筆錢,這套東西花了他兩萬多塊,特意買來

孝敬岳母的。



我就這樣一段一段的看,倒數第二段的時候,我看到了岳母被林斌玩弄后,

林斌說已經對岳母沒興趣了,該玩的都玩過了,要結束這段關系。



岳母聽了很緊張,哀求林斌不要不理他,林斌就提出要玩玩母女遊戲,要岳

母把妻子交給他玩弄一次。



岳母沒想到林斌會提出這個要求,苦苦哀求他換一個條件,結果被林斌狠狠

的虐待了一番,林斌走時對岳母說到,【梅姨,我的條件就是這樣,你要是願意,

就準備好了給我電話,如果不肯,以后就不要再找我了。】說完就揚長而去了。



我知道岳母最后還是屈服了,因為還有最后一個視頻,我猶豫要不要看,因

為里面會出現我的妻子,我想知道事情的經過,又怕看到妻子被林斌侮辱的樣子。



我猶豫了很久,最后還是打開了視頻,我想過呢,我不怪妻子,她是愛我的,

是被自己的母親出賣的,我不該怪她。如果妻子真的被林斌侮辱了,我會讓他們

付出代價的。



我打開最后一個視頻,看日期離前一個視頻中間隔了一個月,這就是岳母猶

豫的時間嗎?出賣女兒的幸福只要一個月就夠了!我嘆息著,岳母已經不值得可

憐了,她現在就是一個被情欲控制了的女人。



視頻開始時是在岳母的練舞室,林斌在擺弄鏡頭,調準最佳拍攝角度!



弄了一會,鏡頭穩定住了,我看見妻子穿著裙子昏倒在地上!



岳母正在為妻子脫衣服,很快妻子的裙子和內衣褲就被脫下,露出妻子完美

的軀體!



林斌這時也走了過去,把妻子翻過身趴在地上,腹部貼在一塊小墊子上,我

疑惑那麼小的墊子有什麼用?這時岳母拿出遙控器按動起來,很快就從天花板上

降下一根鐵鏈,下面墜著一個大鉤環。



只見林斌把墊子兩側的圓環勾在鉤子上,然后拿出皮銬鎖住妻子的手腕,拉

起后也掛在鉤子上。接著拿出一根兩頭有皮銬的長棍,分開妻子的長腿,兩頭鎖

住妻子的腳腕。



林斌站起身看著妻子的樣子,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他示意岳母拉起鐵鏈,

岳母順從的用遙控器把鐵鏈慢慢收了上去,只見妻子被一點一點的拉起,上身被

吊住,那那讓我著迷的長腿無力的垂下,和上身形成一個九十度的直角。



林斌看見這樣的場景明顯已經興奮了,他對岳母說道,【梅姨,你跪在小柔

邊上,我要給你們拍一張紀念照。】岳母聽了臉一紅,但是沒有一絲猶豫,順從

的跪好,深情的看著林斌的手機鏡頭。



我知道這就是妻子那張照片的來歷。這時,妻子慢慢清醒了過了,她清醒后

先是不可置信的尖叫了出來,嘴里大聲叫喊著【媽!——媽!——你在哪里?怎

麼了,媽?】一邊叫一邊開始掙扎起來。



這時林斌赤裸的走到妻子面前,對妻子說道,【小柔,別叫了,梅姨就在你

身邊,你看你腳邊,她就在那里。】



妻子看見林斌的樣子,連忙別過頭,看見母親跪在地上,她嚇得哭了出來,

【媽,你怎麼了,你起來啊。媽,你別嚇我,為什麼!】然后憤怒的擡頭看著林

斌,【林斌,你對媽做了什麼,你快放開我,要不然我不會放過你的。】



林斌,聳聳肩膀,無所謂的說道,【只要梅姨同意,我無所謂!】這時岳母

對妻子說道,【小柔,別怪媽狠心,媽也是沒有辦法,小斌現在對媽越來越沒興

趣了,小斌說媽要是不讓他得到你就再也不要媽了!媽已經離不開小斌了!小柔,

我好怕,怕小斌不要媽,你是媽的乖女兒,只要小斌得到你,他答應就會和媽過

一輩子!小柔,你就當是媽求你了,你就讓小斌玩玩吧。小斌會很疼我們母女的。



妻子聽了岳母的話被驚呆了,她結結巴巴的說道,【媽,你——你——說什

麼?你和小斌——你們——你——】妻子話都說不清楚了,這時林斌拿出藥膏交

給岳母,岳母結果藥膏后很熟練的為妻子塗抹,嘴里說道,【小柔,幫幫媽媽吧,

媽媽求你了,媽媽保證就一次。小斌,你告訴小柔,一次就夠了。】



林斌回答道,【是,就一次,小柔,你讓我徹底擁有一次,然后我會和梅姨

離開這里,再也不會回來了。】



妻子沒有回答,只是不停地掙扎,不停地哭泣。林斌也不去管妻子,自顧自

的坐在沙發上,看著岳母拿出跳蛋和假陽具,挑弄妻子的情欲。



岳母把跳蛋固定在妻子的敏感點上,然后用塗抹了春藥的假陽具開始刺激妻

子的陰戶,手指也抹上春藥扣挖妻子的肛門。一根,兩根。慢慢的妻子被春藥刺

激的開始適應了岳母的動作,岳母就拿出一根略小的假陽具抹上妻子流出的淫水

塞入妻子的肛門。



妻子【嗚——嗚】的哭泣,隨著岳母的動作,時不時發出誘惑的呻吟。



漸漸的,妻子的呻吟開始加大,雪白的皮膚開始泛紅,汗水不停滲出,在燈

光的照耀下發出妖艷的紅暈。



這時妻子明顯已經迷亂了,岳母見狀,跪在地上對林斌說,【小斌,小柔已

經準備好了,你溫柔點對小柔,別弄傷她了。】



林斌慢悠悠的走到妻子背后,伸手捏住插在妻子陰道和肛門的按摩棒來回抽

動,他語氣得意的問妻子,【小柔,你答應讓我玩了嗎?我保證你一次就會愛上

這種感覺的,你看梅姨,現在趕都趕不走。只要你不說,我不說,梅姨不說,這

就是我們三個人的秘密,你老公不會知道的。他老是不在家,說是工作,其實還

不是出去花天酒地了。他今天也參加舞會去了,沒個十一二點回不來的,說不準

找到一個風騷女人晚上就不回家了。你為他守著身子真的不值得。】



妻子沒有回應林斌的話,只是不停呻吟哭泣,林斌見妻子沒反應,也不著急,

慢慢用假陽具刺激妻子的情欲,當妻子要高潮時就拔出假陽具,然后再插入。這

樣反復了大約四五次,妻子被他弄得不停喘氣,皮膚越來越紅,呻吟聲越來越大。



林斌笑著對妻子說道,【小柔,想不想高潮,只要你同意讓我的雞巴插進去,

我就讓你高潮。】說罷用力抽動了幾次假陽具后拔出,挺著雞巴站在妻子身后,

龜頭對準妻子的陰戶,說道,【怎麼樣,同意嗎?】說著開始龜頭進去了一點又

拔出,摩擦著妻子的陰道口。



妻子這時沈默了,不論林斌怎麼挑弄,就是不發出聲音,林斌見妻子這樣,

就說到,【小柔,你不回答我就當你答應了。我要開始來了,只要你說一句不要,

我就放過你。】說著還逗弄著插在妻子肛門里的按摩棒。



妻子還是不回答,我知道妻子已經屈服了,她的沈默就是最好的回答。



林斌也清楚這一點,他嘿嘿淫笑著挺著雞巴慢慢往妻子陰道里挺近,速度很

慢很慢,他是在故意折磨妻子,讓她能沈淪的更徹底。



我的心好疼,我的妻子就要失貞了。



突然,妻子的手機響了,鈴聲是鐵達尼號的旋律,這是妻子最喜歡的歌曲,

她特意設為我這個老公的專屬鈴聲。



妻子一下子像是被驚醒了一樣,她瘋了一樣扭動腰肢,嘴里大聲叫道,【放

開我,我不同意,快放開我,不然我就死給你們看。我要接電話。】



林斌和岳母被妻子突然的反抗驚呆了,他們只能放下鐵鏈,解開妻子的束縛。



妻子被放開后,迅速的衝到桌邊拿起手機,她深呼一口氣,【喂。老公,你

找我?】



這個電話就是我那天到家沒見到妻子后給她打的電話。這個電話拯救了妻子,

也拯救了我。我慶幸那天我提早離開酒會回家。我看到這里心情一下好了起來,

妻子沒有失貞,她還是我的完美妻子。



這時畫面中妻子掛斷手機放在桌上,林斌走上前想拉住妻子,妻子憤怒的給

了林斌一記耳光,岳母這時也走過去想摟住妻子,妻子推開岳母,岳母見狀說道,

【小柔,別怪媽好嗎?】



妻子也不回答,冷冷的說道,【我老公回來了,快讓我上去。】說完撿起衣

服穿好,這時岳母已經打開了房門,妻子沒有理睬岳母,逕自走了。岳母想說什

麼,但是最后還是什麼都沒有說出來。



林斌這時走過來很緊張的問岳母到,【小柔會不會告訴趙剛?】岳母想了想

說道,【不會,要是她想說,剛才接電話時就說了,你也不要太緊張,大不了我

們離開這里,去個沒人的地方從新開始。】



林斌也不多少什麼,急匆匆的也走了。岳母開始整理起東西,最后在攝像機

前嘆了口氣,關上了攝像機。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失眠無罪
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第一章疑雲



曆時一周的珠寶展示會終於結束了,我作為安保公司代表參加了主辦方舉辦

的慶祝酒會。老實說我對這種酒會實在是興趣不大,不過作為公司老總不參加又

不好,所以我勉強捱到七點多,借口公司有事情,讓另幾個喜歡活動的合夥人慢

慢玩,就開車回家了。



為了這個珠寶展,我前前後後忙了快兩個月,好久沒和老婆愛愛了,想到這

?心?就一陣火熱,想到回家後能和老婆好好過個周末,心?就是一陣溫馨。



這?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本人趙剛,三十八歲,曾任南京軍區某偵察連連長,

幾年前下海和幾個官二代朋友合夥開了家保全公司,擔任法人代表和總經理職務。



我的妻子名叫林雨柔,今年二十四歲。在稅務局上班。妻子是典型的江南女

子,書香門第。妻子長發披肩,肌膚賽雪,性格婉約體貼,她身高一百七十二公

分,五十公斤,標準的模特身材,胸部不大但也不小,三十四C 的罩杯配上二十

二的細腰和三十六的翹臀顯得整個人前凸後翹。



尤其是妻子那長達一米一左右的長腿,不輸任何專業腿模。站在我高達一百

八十六公分的身體旁邊顯得格外合襯。



大家一定會想,為什麼那麼好的女人會願意嫁給一個比她大那麼多的男人呢?



這個故事就要從十年前說起了。



我是老趙家這一代唯一的後代,以前解放前家?也算是富裕之家,後來雖然

被紅衛兵衝擊,但是平反後政府還是歸還了大部分的私房老宅。



大學畢業後我父母意外過世,我傷心之餘就報名參軍了,由於我敢打敢拼,

又是大學生,所以很快就提幹了。



湊巧那時候遇上老房動遷,由於我家是私房又是軍官,所以開放商也不敢搞

花樣,所以我拿到幾十萬補貼和四套房子。



我從部隊請假回來和開發商簽好協議後看看還有幾天假期,想到自己已經多

年沒有回來過,便一個人在上海到處逛逛,算是尋找兒時的回憶。



有一天我逛到中山公園,這?是我小時候父母帶我來玩過的地方。我站在橋

上回想著過去的快樂時光,突然一個女人大聲尖叫起來,【來人啊!救命!我女

兒落水了!】



我猛地驚醒,看見一個女人站在不遠處的湖邊,對著一個落水女孩大叫。



女孩看起來不會遊泳,已經在湖中浮浮沈沈,斷斷續續的叫著救命。



由於不是周末,所以遊人不多,周圍更是沒有一個人。



我趕忙衝過去,【噗通】一聲跳下湖,快速遊到女孩身邊,這時女孩已經慢

慢沈了下去,我深呼吸潛入水下,和女孩四目相對,看著女孩無力的閉上眼睛。



我趕忙托住女孩的腰往上遊,手臂環住女孩胸口讓她靠在我身上,帶著她往

岸邊遊去。



我把女孩送上岸後,發現女孩已經昏迷,我大聲對岸邊已經嚇哭的女人叫到,

【快打電話叫救護車。】然後我俯下身,為女孩做急救,又是人工呼吸又是心扉

複蘇,廢了好大的功夫才讓女孩吐出嗆住的水,一口氣緩了過來。



女孩慢慢睜開眼睛,一隻手緊緊拉住我的胳膊,然後又暈了過去。這時救護

車也來了,想把女孩的手鬆開,但是女孩很用力的抓住,如果硬扳怕會弄傷女孩

的手指。無奈我隻能坐上救護車和女孩母親一起去了醫院。車上女孩母親隻是害

怕的不停哭,嘴?叫著女孩的名字【雨柔,雨柔,媽媽不好,媽媽沒能照顧好你,

媽媽對不起你。】我隻能好聲安慰她。



到了醫院,醫生檢查後表示女孩沒什麼問題,就是受驚過度所以昏迷,幫女

孩打了一針鎮定劑後,就離開病房了。我看著女孩拉住胳膊的手問醫生,醫生表

示現在不能強行拉開,隻有等女孩蘇醒後自己放開了。



這時女孩母親緩過神來,開始不停感謝我。我見自己也走不掉,就和她閑聊

了起來。女人說自己叫杜梅,三十四歲,是個舞蹈老師,女孩叫林雨柔,今年十

四歲。



我問杜梅怎麼不和先生一起帶女孩出來玩,結果杜梅眼睛就紅了,原來杜梅

老公是個科學家,參加國家的一項科研研究時發生意外一年前過世了,今天就是

她老公的周年祭日,杜梅帶著女兒來公園就是因為這?是杜梅和她老公談戀愛時

第一次約會的地方。



杜梅在公園想起老公在世時的種種,沈浸在回憶中不能自拔,結果一時疏忽

沒注意女兒,結果女兒就不知怎麼的掉下水了。



杜梅說道這?又哭了出來,連聲感激我道,【小夥子,真的謝謝你,今天要

不是你,我女兒就沒救了,要是我再失去女兒,我真的就不想活了。】說罷【嗚

嗚】的哭了起來。



我連忙安慰她道,【大姐,別客氣,我是一名軍人,這是我應該做的。】



我們就這樣聊了起來,從聊天中我了解到杜梅的父親也是一位軍人,母親則

是教師,杜梅父母在杜梅十二歲的時候就出車禍過世了。老公也在去年去世,現

在和女兒相依為命。我聽了不由為她感到可憐,自古紅顏薄命,杜梅也算得上是

個苦命人。



這時候候我才仔細打量了一下杜梅的樣子。一看之下我不由讚歎了一聲,【

好美的女人。】



杜梅長得一頭烏黑的披肩長發,身高大約一米七左右,脹鼓鼓的胸脯把衣服

撐起的老高,長期跳舞練就了她漂亮的長腿和誘人的身段。



杜梅的容貌屬於中上,但是配合她典雅的氣質和憂鬱的眼神,給人一種想好

好抱緊在懷?呵護的衝動。



我們聊著聊著漸漸熟悉起來,我稱呼杜梅【梅姐】她則稱呼我【小剛】。



我見杜梅的精神有點不濟,便對她說道,【梅姐,先去休息會吧,看你累的

樣子,別病了。】



杜梅還在猶豫,我接著說,【今天小雨柔看樣子是不能出院的,你晚上要陪

她,要是現在不休息好,你怎麼陪?再說我現在也走不了,幹脆我陪著小雨柔,

你去休息吧。】



杜梅聽我這樣說,也就不再拒絕,去了旁邊的沙發上躺下睡了。我坐在病床

邊,看著這個昏迷的女孩,想到她在水下昏迷前看我的那一眼中透露出的一種哀

傷,痛苦的眼神,讓我對她產生一種憐愛。



我想到一個這樣年輕的女孩經曆多少事才能有這樣的眼神。我就這樣看著雨

柔昏睡的樣子,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看到雨柔緊閉的眼睛緩緩睜開,我連忙對她

說道,【你醒啦,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嗎?我去叫你媽媽。】說完我就抽手想起

身去叫杜梅,沒想到雨柔拉住我的手不鬆開,她眼神中透露出依戀的神情,對我

說道,【別走,我怕。】



我連忙安慰她道,【別怕,已經沒事了,我不走,放心。】



我就這樣和雨柔說著話,慢慢了解她出事的原因。原來她在父親死後也是很

悲傷,在湖邊見到杜梅呆呆的樣子她知道母親想起了爸爸。雨柔見母親這樣突然

覺得生無可戀,隨意在湖邊走著,一下沒注意腳下,結果就跌進了湖?,由於不

會遊泳,結果隻能不停掙紮。



我聽了雨柔的話不由得一陣憐意上湧。我拿出十八般武藝努力逗她開心。我

們很快就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我從小沒有兄弟姐妹,所以見到這個比我小十

幾歲的小女孩,我不由得湧起一股想當她哥哥的想法。



我認真的對雨柔說道,【小雨柔,願意認我這個哥哥嗎,我會當你是我親妹

妹一樣的對你好的。】



沒想到雨柔聽了我的話,沈默了,過了一會她才擡起頭,看著我的眼睛說道,

【小剛哥哥,我不要你當我是妹妹,我要做你的老婆,你等著我,我畢業了一定

要嫁給你。】她的語氣堅定,我卻感到一陣好笑。雨柔見我不信,她認真的說道,

【我以父親為證,我要嫁給趙剛哥哥,爸爸你在天之靈為我祝福吧。】說著她湊

近在我的臉上親了一下。



我沒想到雨柔會說出這樣的話,想著她現在還年輕,可能是感激我救了她,

小孩子過段時間就會忘了,便不在多想。後來杜梅醒了後,我起身告辭,我們互

留了聯係方式。後來的日子?,雨柔每個星期都會給我寫信,告訴我她的情況。



我們就這樣通過信件了解對方的事情。我隻要休假了就會去看雨柔和杜梅,

幫她們做做家務,照顧她們生活。我真的把雨柔和杜梅當成了自己的姐姐妹妹。



在雨柔大學畢業的時候,她邀請我去參加她的畢業典禮,然後在她同學老師

的面前,大聲說出對我那麼多年的喜歡,宣布要嫁給我。當時我被感動的一塌糊

塗,就這樣我們結婚了。



結婚後的生活非常幸福美滿,我的事業蒸蒸日上,雨柔也因為父親的原因被

國家照顧進入了公務員體係。杜梅成了我的嶽母,我很尊敬她,把她當成我的親

媽一樣對待。



為了方便大家互相照顧,我本來想讓大家住在一起的,但是杜梅不願意打擾

我們夫妻的生活,所以我在一個別墅小區?買了兩套鄰近的別墅給自己和杜梅居

住。



在對老婆的思念中,我回到了家,沒想到老婆不在家。我感到意外,因為已

經快八點了。我拿起電話給老婆打了個電話。電話鈴響了很久才接通。【喂。老

公,你找我?】電話?傳來老婆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喘。我也沒在意,問道,【

老婆,你在哪??我到家沒見你怕你有什麼事情所以打個電話問下。沒什麼事吧?







老婆聽了我的話說道,【沒事,我在媽這?,她有點不舒服。】



我趕忙問道,【媽沒事吧,要不要我過來送她去醫院。】



老婆說道,【不用,就是一點胃疼,我喂媽吃了藥了,現在已經睡著了,我

也準備回來了。】



我聽了就說道,【沒事就好,讓媽休息吧。好了,不說了,有話回來再聊。







【好的,老公,我馬上會來。】妻子說道。



我剛想掛電話,卻隱約聽到電話?妻子的聲音,可能妻子忘了按掛機鍵了,

電話還在通話中。



很輕的【啪】一聲,然後聽到一個男人說道,【小柔,對不起。】



嶽母的聲音也響了起來,【小柔,別怪媽好嗎?】



【我老公回來了,快讓我上去。】妻子的聲音帶著氣憤伴隨急促的喘息。



然後就是一陣抖動的聲音,我漠然的掛斷電話。想著究竟是怎麼回事?不是

說嶽母病了睡著了嗎?還有那個叫妻子小妹的男人不就是以前在嶽母家住過一段

時間的妻子大伯的兒子,林斌嗎?他為什麼要說對不起?妻子和嶽母還有林斌到

底怎麼了?



林斌是妻子大伯的兒子,今年二十七歲。大伯以前插隊落戶去了江西,然後

就在當地安家落戶了。林斌從小在江西長大,大學文科畢業後好幾年沒有找到穩

定的工作,後來到上海投靠我嶽母,小夥子長得挺白淨的,看上去斯斯文文,和

我那過世的老丈人有七成像,所以嶽母也挺喜歡這個侄子的,讓我幫幫他。我看

他樣子挺老實的而且又是親戚,便讓他進公司做財務,管理一下賬務。他做事挺

勤懇的。沒想到居然在電話?聽到他的聲音。



在我還沈靜在疑惑中時,妻子已經回來了,她臉色紅撲撲的,看起來走的很

快,不停喘著氣。



妻子進門後問道,【老公你不是參加酒會去了嗎?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我還在疑惑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便說到,【累了好幾天,沒什麼精神就早點

回來了。】



妻子見我這樣說,就讓我等一會,然後她去浴室為我放熱水泡澡,過一會妻

子讓我進浴室,我躺在浴缸?泡著熱水,腦子?還是想著剛才的事情。這時妻子

赤裸著身子走進了浴室,她溫柔的用熱水為我擦拭身體,幫我放鬆心情,我舒服

的閉起眼睛。過了一會,妻子開始挑逗我的身體,撫摸我的陽具,請問我的肌膚。



我沒一會就被她挑逗的情欲高漲。



我開始和妻子相互撫摸,摸著妻子光滑細膩的肌膚,親吻著她那飽滿翹挺的

乳房,我的雞巴不由得漲大。



妻子在我的挑逗下很快就濕了,她輕聲說道,【老公,給我吧。】



我看了妻子情欲勃發的樣子,心?隱隱有些疑惑,妻子是個傳統女性,記憶

中還沒有那麼主動對我提出過性愛的要求。不過這時我已經箭在弦上,也不去多

做考慮,挺起雞巴就捅進了妻子潮濕溫暖的陰道。



妻子的反映很強烈,主動擡起下身回應我的抽動,我感到從所未有的舒爽。



因為我的雞巴特別粗長,當兵時為了解決生理問題也找過妓女,而且特別要

找那種老雞,因為年輕的經驗不夠,老是讓我沒辦法暢快發泄。就算是老雞也經

常被我弄得苦叫不已。所以為了不弄疼妻子,我每次都隻能溫柔輕緩的抽動,像

今天這樣讓我徹底放開的情況還是結婚後的第一次。



我搞了十幾分鍾,妻子已經高潮了兩次了,她無力的滑落到地上,我隻能抱

起她回到房間,我把妻子放在床上,妻子主動趴伏下身子撅起屁股。這個姿勢我

們以前試過一次,妻子很不喜歡,說很沒有尊嚴的感覺。所以打那以後我們就再

也沒有用過。沒想到今天妻子卻主動擺出這個姿勢讓我操弄。



我這時已經興奮的沒有思考的能力,隻知道在妻子的陰道中暢快的挺動,今

天的妻子配合度非常高,在我的進攻中表現的非常興奮,嘴?【哼哼唧唧】呻吟

聲不斷,不停叫道【老公,我愛你】【愛我,老公。】【老公,給我。】



當我感覺快射了的時候,我想抽出來射在體外,因為妻子還不想要孩子,所

以我雖然不滿但是也不想強迫她。



沒想到這次妻子卻主動阻止了我拔出雞巴的動作,她大聲喘著粗氣,說道,

【老公,射進來,給我,我要為你生孩子。】



我聽了心情一陣激動,動作不由的又快了幾分,妻子在我劇烈抽送中再一次

得到了高潮,淫水在我的雞巴抽動下不段湧出。



當我射精的時候,妻子大聲無意識的尖叫著,陰道一陣陣的收縮,擠壓著我

的雞巴,讓我爽的隻能不斷噴發。



暢快的射精後,我躺在妻子的身邊,妻子已經無意識的昏睡過去了。這時我

才有機會仔細看著妻子的身子,我突然發現在妻子的手腕腳腕處有很輕微的痕印。



妻子的肌膚非常細膩,所以她隻要有點碰撞就會有印跡,那這?的印跡代表

了什麼呢?



我的手不由得開始檢查起妻子的身體,憑我多年的偵察兵經驗,我斷定妻子

是被柔軟的物件在手腕腳腕處捆紮過,所以才會留下這樣的印跡。



我心?一整緊張,難道剛才妻子被人綁起來了?是林斌嗎?那嶽母為什麼也

在?



我的腦子一片混亂,不由自主的開始檢查起妻子其它的地方。妻子的陰道因

為我剛才的做愛已經一片狼藉,看不出什麼線索了,我很沮喪,懷疑妻子會不會

就是為了掩飾證據才會故意引誘我,好破壞證據。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我突然發覺妻子的肛門有情況,括約肌不像正常時

那樣緊緊收攏,中間有一絲縫隙,露出一個細小的口子。我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指

探進妻子的肛門,很輕鬆,手指一下就插進了妻子的肛門。



我的心?一陣酸楚,我了解這代表著什麼,妻子的肛門在不久前剛被人用過。



我心頭一陣火氣,就想馬上叫醒妻子問個明白。



這時妻子突然無意識的說了句話,【媽,別這樣,我不能對不起剛子。】



我聽了妻子的話,漸漸冷靜了下來,這件事很明顯是林斌對妻子不軌,而且

嶽母也牽涉其中,妻子看起來還是愛我的,所以我決定先不去揭穿,準備尋找到

證據再決定下一步的行動。



打定主意,我為妻子清理身子,然後抱著她睡了過去。



第二天醒來,妻子已經起床了,我走出房間看見客廳的餐桌上已經擺上了豐

盛的早餐。妻子這時從廚房?走了出來,手?端著一鍋熱騰騰的豆漿。看見我起

床了,就讓我去刷牙洗臉然後吃早飯。說這個雙休日要我好好陪她出去玩玩,逛

逛街。



看著妻子的樣子,我下定決心,不管付出什麼代價,我都要保護好我的妻子。









第二章調查



接下來的幾天,我派以前的幾個老部下對林斌和岳母進行全方位的偵查。很

快他們就傳回了消息,原來林斌幾乎每天下班都會去岳母家,一般都要到晚上十

一二點后才會回自己租借的房子。



我想起那時林斌剛來的時候,岳母說過他一個男孩子燒飯不方便,邀請林斌

到自己家搭夥,我和妻子有時去岳母家吃飯也都能遇見林斌,最近這大半年因為

工作忙的關系,我都沒注意到林斌什麼時候回家的,沒想到他要那麼晚才會回家,

看來一切的答案應該就在林斌家和岳母家了。



我通過公司的無線網絡,在林斌的手機里加入木馬程序,監控他手機的所有

的情況。



在林斌的手機中,我發現幾張妻子和岳母的照片,其中大部分都是妻子和岳

母的生活照,只有兩張是裸照。



一張是岳母全身赤裸仰面躺在床上,頭側在一邊,眼睛閉著看起來是睡著的

樣子,兩腿大大分開,陰道里明顯是性交后的樣子,白色精液把岳母濃密的陰毛

都糊的白了一片。



另一張是妻子全身赤裸,被從腰上掛繩吊在房間中央,腦袋無力的垂下,雙

手向后被固定在一根鐵鏈上,雙腳被迫分開,岳母則跪在妻子身邊,深情的看著

鏡頭。



我看見這張照片時胸口的怒火勃然噴發出來。真想馬上找人狠狠教訓一頓林

斌,打斷他的四肢,廢了他的子孫根。



我大口喘氣,過了好久才平復下激動的心情,林斌對我來說只是個小人物,

我隨時都能碾死他,但是岳母到底在其中扮演了什麼角色,如果不搞明白這點,

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我安排林斌去外地處理一個欠款,還對他說是公司要提拔他進入管理層。林

斌很高興,興衝衝的就去了。其實那家公司的老板是我以前的一個戰友,我特意

讓他留住林斌一段時間,好讓我慢慢找證據。



我第一個目標就是林斌租借的房子。區區門鎖對于我這個特種偵察兵而言如

同虛設,我打開房門,首先仔細觀察了屋內的情況。房間陳設很簡單,一張床,

一個大衣櫃,一張寫字台和一台電腦。



我里里外外找了個遍,沒發現什麼有用的東西。我打開電腦,發現林斌設了

密碼,我用工具解碼后進入系統,在硬盤里發現一個隱藏的文件夾,名稱叫做【

我的女奴】打開后發現有大約幾百張照片都按照時間分別歸類在幾個文件夾里,

還有大概十幾段視頻。我也不去一一欣賞,直接全部拷貝到我的隨身硬盤里,然

后在電腦里安裝好病毒,只要有人再打開這個文件夾就會造成藍屏,而且會對硬

盤造成物理破壞,數據會自動清除,沒有任何辦法恢復。



接著我清理了一下痕跡,退出房間再次鎖上房門。帶著這些資料我回到公司,

吩咐秘書不要讓人打擾我,接著就把移動硬盤連接上電腦,開始看了起來。



我首先瀏覽了那些圖片,一開始明顯都是手機偷偷拍攝的,畫面比較模糊。



大概過了三分之一后開始圖片質量好了,而且岳母明顯知道被拍攝,還會對

著鏡頭配合。



照片的內容從平時的生活照,到一些全裸照,后面還出現很多岳母被調教的

照片,捆綁,虐待,鞭打,遛狗,大部分都是在一間四面鏡子的房間。



我一看就知道那是岳母家的練舞房。由于岳母是舞蹈老師,所以我裝修時特

意為她把地下室改成了舞蹈室,而且岳母說她不喜歡練習舞蹈的時候有人在身邊,

所以我還從來沒進去過。沒想到林斌這個混蛋不但進去了,還在里面玩弄岳母這

個大美人。



老實說,對于岳母我一直是有好感的,畢竟我們的年齡更加接近,所以以前

還沒有和妻子確立關系時我還曾經動過娶了岳母的念頭。



不過那時妻子雖然小,但是已經看的出我的念頭,還特意警告我不要忘記她

對我的約定。並且一直纏著我,讓我不能對岳母有進一步的想法。后來結婚后我

也就斷了這個念頭,真心尊敬岳母,她在我心中可以說亦母亦姐。



我看著照片里岳母迷人的肉體,被林斌性虐時透露出的迷人媚態,雞巴不由

得硬了起來。



我的心里充滿了疑惑,以前那個溫婉賢淑的岳母,那個深愛死去岳父的岳母,

你去哪里了?



第三章視頻



我看完了照片,沒有發現關于妻子的內容,全部都是岳母的照片。看來除了

手機里的那張妻子裸照外,林斌沒有拍妻子其她的照片,這讓我不由松了口氣。



我一直害怕會看見妻子如同岳母那樣被林斌調教的照片,那到時候我真不知

該如何面對她。



我開始觀看視頻。



我打開第一個視頻,看起來是用手機拍攝的。岳母衣衫半裸的躺在床上,眼

睛緊閉,雙腿架在林斌的肩膀上,看樣子是處于無意識狀態。林斌手持手機一邊

拍攝,一邊扶著雞巴往岳母的陰道里捅,一開始進去的不是很順利,林斌拔出雞

巴,往龜頭上摸了大量的口水,然后再次挺了進去,接著就是一陣猛干,大概三

五分鐘就射了出來,然后就像被人抽干力氣一樣,躺倒在岳母身邊大喘氣。視頻

到這里就結束了。我心里鄙視,難怪要搞那麼多變態的花樣,就這樣一個樣子貨,

簡直丟男人的臉,也不知道年紀輕輕怎麼會虛成這樣,看來是縱欲過度了。



我明白這應該是林斌在岳母無意識的情況下強奸了岳母!看視頻的日期是去

年岳父去世十周年紀念的那天。



我記得那天岳母和妻子很傷心,喝了好多酒,岳母更是醉的不省人事,我由

于要照顧妻子,而且當時林斌就借宿在岳母家,所以我送岳母到家后囑咐林斌照

顧岳母就離開了!沒想到這個畜牲居然敢強奸自己的嬸嬸!



我打開第二個視頻,岳母昏迷的倒在一張單人皮沙發上,林斌先把手機擺在

茶幾上對準岳母,然后扶起岳母,動手脫光她身上的衣物,接著拿出繩子將岳母

左右腳分開在沙發扶手兩側,然后和把左手左腳,右手右腳分別捆在一起,再固

定在沙發的支腳上。由于姿勢關系,岳母的下身挺起,徹底暴露了出來,露出陰

部那淫靡的肉穴。



林斌拿出一個口塞球堵住岳母的嘴,拿出一罐藥膏,開始在岳母全身的敏感

帶塗抹,尤其是雙乳和陰戶,更是抹了很多。



接著林斌把自己的衣服脫光,拿起手機開始開始對準岳母的樣子上下左右的

拍攝。



岳母全身每一處肌膚都被拍到,那飽滿巨大的乳房,平坦的小腹,豐滿的大

腿,圓潤的豐臀,還有那微微張開的小穴,緊緊閉合的肛門。一切的一切都清晰

的呈現在我的面前。



我的手不自主的握住自己已經膨脹的雞巴開始套弄起來。



這時岳母慢慢清醒了過來,她明顯還沒有不清楚發生了什麼,迷茫的看了一

下四周,突然看見全身赤裸的林斌一下子被驚呆了,岳母開始掙扎,不過被固定

在沙發上的身體根本沒有辦法移動,想叫喊由于嘴被口塞堵住只能發出【嗚!—

—嗚!】的低叫聲。



林斌見岳母醒了過來,便把手機固定在一邊,然后跪下湊在岳母的身前,輕

聲說道,【梅姨,別緊張,是我,我終于要得到你了,你知道我有多喜歡你。】

說著他伸出手,撫摸岳母光滑的肌膚。手指過處岳母明顯很害怕很緊張,身體不

停抖動。嘴里不斷發出哀求的【嗚嗚!】聲。口水不斷流出滴落,順著岳母的豐

乳滑落到小腹處。



林斌見岳母想說話,他對岳母說道,【梅姨,你有話要說是嗎?我給你解開

口塞,不過你要乖,別亂叫,不然我會生氣的。】說完他拿開了岳母嘴里的口塞

球。



岳母的嘴得到解放,馬上大口大口的喘氣,一沒留神還把寄存的口水嗆進了

氣管,引得一陣劇烈的咳嗽。林斌見狀就起身走到岳母身邊為她拍弄后背,好一

會岳母才順過氣來。



岳母憤怒的對林斌說道,【小斌,快放開姨,你這樣做不對的,別一錯再錯。



你現在放開姨,姨會當什麼都沒發生,還會認你這個侄子。如果你不放,你

以后就別再叫我姨。】



林斌聽了,笑嘻嘻的說道,【梅姨,放開你是不可能的,我一定要得到你。



二叔已經死了那麼多年了,你為他守身也夠了,從現在開始,你就把我當二

叔吧,反正我們長得很像。你是我們林家的人,二叔不在了,就由我照顧你吧】



說完就把口塞又塞回了岳母的嘴里。



岳母剛想大叫嘴就被堵住了,氣的眼淚不停地湧出。



林斌,笑嘻嘻的俯下身,張大嘴巴含住岳母一邊的乳球,一只手把玩另一個。



岳母嘴里不停嗚咽著。奮力扭動身體,不過都是徒勞。



林斌玩弄了一會岳母的乳房后,跪下身,開始輕吻岳母的陰戶,他伸出舌頭

不停舔弄岳母的嫩肉,挑動陰核,還伸出兩根手指,插入了岳母的陰道中扣挖。



岳母被他弄得嬌喘連連,咿咿啊啊的哼個不停。漸漸的,岳母鼻息開始加重,

眼神開始迷離。林斌看見岳母這個樣子,興奮的叫道,這藥真靈,那麼快就有反

映了。



原來他給岳母塗的是性藥,這時岳母已經開始產生感覺,她嗚嗚的不停叫著,

林斌見狀就摘掉了岳母的口塞,岳母嘴里大聲呻吟出來,【嗯!——癢,好癢。



快給我揉揉,癢死了啊!——】一聲聲的浪叫呻吟從岳母的嘴里穿了出來。



林斌興奮的要死,拿出幾個跳蛋用膠布固定在岳母的乳頭和陰蒂上,接著拿

出一根假陽具也抹上藥膏,對準岳母的陰道插了進去。



我想著林斌這小子玩弄女人還真有一手,自己本錢不夠就想出那麼多花樣。



岳母在藥物的作用下越來越敏感,意識也開始模糊起來,她在林斌的挑逗下

越來越放浪,完全看不出以前那個典雅俏麗,清心寡欲的岳母形象。



林斌就這樣用假陽具玩弄了岳母快一個小時,岳母已經泄身大概三四次了,

當最后林斌拔出假陽具挺起雞巴插入岳母身體時,我明顯看出岳母已經清醒過來

了,眼神沒有了迷離,但是叫喊的越來越響,就像是在發泄那麼多年的郁結的心

情。



林斌搞了七八分鐘就射了,他對岳母說道,【梅姨,以后別在想著趙剛那個

混蛋了,我會好好待你的。】



我一聽這句話就蒙住了,【岳母想著我?】



岳母聽了也急了,罵道,【混蛋,你強奸我還要毀我清白。我和剛子是清白

的,我們之間沒有其他關系。】



林斌笑道,【我知道你們沒有肉體關系,但是你敢說心里沒想過他嗎?我可

是有一次親眼看見你手淫的時候叫著趙剛的名字,還讓他強奸你,你不會反抗的。



那個白癡有這麼漂亮的岳母也不知道好好安慰,十足一個大傻瓜。】



岳母聽了林斌的話臉漲的紅紅的,她叫罵著說要告訴我,告訴小柔,要報警

抓林斌。



林斌嘿嘿笑道,【梅姨,你去告吧,到時候我就給趙剛和小柔看看你手淫時

要自己女婿強奸你的視頻,我都拍下來了,精彩十足,還有這次的,讓大家都好

好看看。我大不了進去關幾年,可是你以后還能在家里立足嗎?】



聽了林斌威脅的話,岳母一下就沈默了,這時林斌摟住岳母,開始甜言蜜語

的安慰起岳母來,【梅姨,我是真的喜歡你,你放心,只要你以后乖乖聽我話,

我一定好好待你,讓你從新過上一個女人應該有的生活。你剛才不是也玩的很開

心嗎?只要你以后和我一起,我天天讓你開心。】說這開始輕吻起岳母來。



岳母就像是一個玩具一樣被林斌隨意玩弄撫摸,恣意親吻,完全沒有抵抗。



林斌的花樣確實多,很快岳母又被他弄得性欲勃發,嘴里開始呻吟起來,在

林斌的挑動下又來了一次高潮。



看著岳母癱軟的樣子,林斌解開了捆綁岳母的繩索,把岳母摟抱在懷里,岳

母任由林斌玩弄自己的身體。突然岳母【啪】的給了林斌一記重重的耳光,對他

吼道,【你給我滾,我不想再看見你。】說完就大聲哭了起來。



林斌沒想到一直溫順的岳母突然爆發,他明顯被岳母震住了。匆匆忙忙收拾

下東西,然后一句話也不敢說,拿起手機就走了。視頻到這里也結束了。



我想著岳母明顯沒有屈服,為什麼她沒有告訴我呢?難道真的是怕被我和妻

子知道她心里一直有想被我強奸衝動?我不知道。



后面的視頻拍攝時間隔了大概有快兩個月,中間發生了什麼我沒法了解,我

只知道從后面開始,岳母越來越放浪了,明顯是主動陪著林斌,好像是徹底放開

了,讓林斌玩弄自己,口交,乳交,腳交,肛交,反正什麼都有,什麼都干。



發展到后來更是出現了被捆綁,鞭打,套著狗圈被林斌牽著在地上爬,我影

響最深刻的是在舞蹈房的中間裝了一套自動滑輪組,岳母雙手雙腳被繩子捆在一

起后連接上掛鉤,被滑輪組仰面騰空吊起,林斌站立著插進岳母的肛門,手里還

拿著一只粗大的假陽具在岳母陰戶里進出。



林斌得意洋洋地說最近剛賺了一筆錢,這套東西花了他兩萬多塊,特意買來

孝敬岳母的。



我就這樣一段一段的看,倒數第二段的時候,我看到了岳母被林斌玩弄后,

林斌說已經對岳母沒興趣了,該玩的都玩過了,要結束這段關系。



岳母聽了很緊張,哀求林斌不要不理他,林斌就提出要玩玩母女遊戲,要岳

母把妻子交給他玩弄一次。



岳母沒想到林斌會提出這個要求,苦苦哀求他換一個條件,結果被林斌狠狠

的虐待了一番,林斌走時對岳母說到,【梅姨,我的條件就是這樣,你要是願意,

就準備好了給我電話,如果不肯,以后就不要再找我了。】說完就揚長而去了。



我知道岳母最后還是屈服了,因為還有最后一個視頻,我猶豫要不要看,因

為里面會出現我的妻子,我想知道事情的經過,又怕看到妻子被林斌侮辱的樣子。



我猶豫了很久,最后還是打開了視頻,我想過呢,我不怪妻子,她是愛我的,

是被自己的母親出賣的,我不該怪她。如果妻子真的被林斌侮辱了,我會讓他們

付出代價的。



我打開最后一個視頻,看日期離前一個視頻中間隔了一個月,這就是岳母猶

豫的時間嗎?出賣女兒的幸福只要一個月就夠了!我嘆息著,岳母已經不值得可

憐了,她現在就是一個被情欲控制了的女人。



視頻開始時是在岳母的練舞室,林斌在擺弄鏡頭,調準最佳拍攝角度!



弄了一會,鏡頭穩定住了,我看見妻子穿著裙子昏倒在地上!



岳母正在為妻子脫衣服,很快妻子的裙子和內衣褲就被脫下,露出妻子完美

的軀體!



林斌這時也走了過去,把妻子翻過身趴在地上,腹部貼在一塊小墊子上,我

疑惑那麼小的墊子有什麼用?這時岳母拿出遙控器按動起來,很快就從天花板上

降下一根鐵鏈,下面墜著一個大鉤環。



只見林斌把墊子兩側的圓環勾在鉤子上,然后拿出皮銬鎖住妻子的手腕,拉

起后也掛在鉤子上。接著拿出一根兩頭有皮銬的長棍,分開妻子的長腿,兩頭鎖

住妻子的腳腕。



林斌站起身看著妻子的樣子,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他示意岳母拉起鐵鏈,

岳母順從的用遙控器把鐵鏈慢慢收了上去,只見妻子被一點一點的拉起,上身被

吊住,那那讓我著迷的長腿無力的垂下,和上身形成一個九十度的直角。



林斌看見這樣的場景明顯已經興奮了,他對岳母說道,【梅姨,你跪在小柔

邊上,我要給你們拍一張紀念照。】岳母聽了臉一紅,但是沒有一絲猶豫,順從

的跪好,深情的看著林斌的手機鏡頭。



我知道這就是妻子那張照片的來歷。這時,妻子慢慢清醒了過了,她清醒后

先是不可置信的尖叫了出來,嘴里大聲叫喊著【媽!——媽!——你在哪里?怎

麼了,媽?】一邊叫一邊開始掙扎起來。



這時林斌赤裸的走到妻子面前,對妻子說道,【小柔,別叫了,梅姨就在你

身邊,你看你腳邊,她就在那里。】



妻子看見林斌的樣子,連忙別過頭,看見母親跪在地上,她嚇得哭了出來,

【媽,你怎麼了,你起來啊。媽,你別嚇我,為什麼!】然后憤怒的擡頭看著林

斌,【林斌,你對媽做了什麼,你快放開我,要不然我不會放過你的。】



林斌,聳聳肩膀,無所謂的說道,【只要梅姨同意,我無所謂!】這時岳母

對妻子說道,【小柔,別怪媽狠心,媽也是沒有辦法,小斌現在對媽越來越沒興

趣了,小斌說媽要是不讓他得到你就再也不要媽了!媽已經離不開小斌了!小柔,

我好怕,怕小斌不要媽,你是媽的乖女兒,只要小斌得到你,他答應就會和媽過

一輩子!小柔,你就當是媽求你了,你就讓小斌玩玩吧。小斌會很疼我們母女的。



妻子聽了岳母的話被驚呆了,她結結巴巴的說道,【媽,你——你——說什

麼?你和小斌——你們——你——】妻子話都說不清楚了,這時林斌拿出藥膏交

給岳母,岳母結果藥膏后很熟練的為妻子塗抹,嘴里說道,【小柔,幫幫媽媽吧,

媽媽求你了,媽媽保證就一次。小斌,你告訴小柔,一次就夠了。】



林斌回答道,【是,就一次,小柔,你讓我徹底擁有一次,然后我會和梅姨

離開這里,再也不會回來了。】



妻子沒有回答,只是不停地掙扎,不停地哭泣。林斌也不去管妻子,自顧自

的坐在沙發上,看著岳母拿出跳蛋和假陽具,挑弄妻子的情欲。



岳母把跳蛋固定在妻子的敏感點上,然后用塗抹了春藥的假陽具開始刺激妻

子的陰戶,手指也抹上春藥扣挖妻子的肛門。一根,兩根。慢慢的妻子被春藥刺

激的開始適應了岳母的動作,岳母就拿出一根略小的假陽具抹上妻子流出的淫水

塞入妻子的肛門。



妻子【嗚——嗚】的哭泣,隨著岳母的動作,時不時發出誘惑的呻吟。



漸漸的,妻子的呻吟開始加大,雪白的皮膚開始泛紅,汗水不停滲出,在燈

光的照耀下發出妖艷的紅暈。



這時妻子明顯已經迷亂了,岳母見狀,跪在地上對林斌說,【小斌,小柔已

經準備好了,你溫柔點對小柔,別弄傷她了。】



林斌慢悠悠的走到妻子背后,伸手捏住插在妻子陰道和肛門的按摩棒來回抽

動,他語氣得意的問妻子,【小柔,你答應讓我玩了嗎?我保證你一次就會愛上

這種感覺的,你看梅姨,現在趕都趕不走。只要你不說,我不說,梅姨不說,這

就是我們三個人的秘密,你老公不會知道的。他老是不在家,說是工作,其實還

不是出去花天酒地了。他今天也參加舞會去了,沒個十一二點回不來的,說不準

找到一個風騷女人晚上就不回家了。你為他守著身子真的不值得。】



妻子沒有回應林斌的話,只是不停呻吟哭泣,林斌見妻子沒反應,也不著急,

慢慢用假陽具刺激妻子的情欲,當妻子要高潮時就拔出假陽具,然后再插入。這

樣反復了大約四五次,妻子被他弄得不停喘氣,皮膚越來越紅,呻吟聲越來越大。



林斌笑著對妻子說道,【小柔,想不想高潮,只要你同意讓我的雞巴插進去,

我就讓你高潮。】說罷用力抽動了幾次假陽具后拔出,挺著雞巴站在妻子身后,

龜頭對準妻子的陰戶,說道,【怎麼樣,同意嗎?】說著開始龜頭進去了一點又

拔出,摩擦著妻子的陰道口。



妻子這時沈默了,不論林斌怎麼挑弄,就是不發出聲音,林斌見妻子這樣,

就說到,【小柔,你不回答我就當你答應了。我要開始來了,只要你說一句不要,

我就放過你。】說著還逗弄著插在妻子肛門里的按摩棒。



妻子還是不回答,我知道妻子已經屈服了,她的沈默就是最好的回答。



林斌也清楚這一點,他嘿嘿淫笑著挺著雞巴慢慢往妻子陰道里挺近,速度很

慢很慢,他是在故意折磨妻子,讓她能沈淪的更徹底。



我的心好疼,我的妻子就要失貞了。



突然,妻子的手機響了,鈴聲是鐵達尼號的旋律,這是妻子最喜歡的歌曲,

她特意設為我這個老公的專屬鈴聲。



妻子一下子像是被驚醒了一樣,她瘋了一樣扭動腰肢,嘴里大聲叫道,【放

開我,我不同意,快放開我,不然我就死給你們看。我要接電話。】



林斌和岳母被妻子突然的反抗驚呆了,他們只能放下鐵鏈,解開妻子的束縛。



妻子被放開后,迅速的衝到桌邊拿起手機,她深呼一口氣,【喂。老公,你

找我?】



這個電話就是我那天到家沒見到妻子后給她打的電話。這個電話拯救了妻子,

也拯救了我。我慶幸那天我提早離開酒會回家。我看到這里心情一下好了起來,

妻子沒有失貞,她還是我的完美妻子。



這時畫面中妻子掛斷手機放在桌上,林斌走上前想拉住妻子,妻子憤怒的給

了林斌一記耳光,岳母這時也走過去想摟住妻子,妻子推開岳母,岳母見狀說道,

【小柔,別怪媽好嗎?】



妻子也不回答,冷冷的說道,【我老公回來了,快讓我上去。】說完撿起衣

服穿好,這時岳母已經打開了房門,妻子沒有理睬岳母,逕自走了。岳母想說什

麼,但是最后還是什麼都沒有說出來。



林斌這時走過來很緊張的問岳母到,【小柔會不會告訴趙剛?】岳母想了想

說道,【不會,要是她想說,剛才接電話時就說了,你也不要太緊張,大不了我

們離開這里,去個沒人的地方從新開始。】



林斌也不多少什麼,急匆匆的也走了。岳母開始整理起東西,最后在攝像機

前嘆了口氣,關上了攝像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