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至今日,刘言已经操过峰哥很多次了,却仍是无法释怀。声情并茂的讲述完当时的情景和自己对峰哥的苦恋,情绪已经上来了,周围的人也受到了感染,气氛一度低沉了下去,顺子竟然已经默默的流了眼泪。
“按照国际惯例,刘班长,你也说说为啥喜欢钱峰。”小武微笑着打破这沉默的气氛。
“呵呵。”聪明的刘言马上领会了小武的意思,换了一副表情说道:“当初喜欢上钱指,倒是什么理由都没有,大概每份爱情的最初,都是迷恋吧。我也是的,可是时间久了,才发现,钱指那么有亲和力,有内涵、温和而且包容,战士们都喜欢他。因为这些,我最初的迷恋竟然到现都没消失……”
“老霍,你呢?”我感觉到刘言又要跑题,赶忙追问霍助理。
“身体好、屁眼好不算,说说别的。”我还没等霍启开口,马上又补充道。
“哈哈,虎子你可真聪明,你咋知道我要说啥?”
“嘿嘿,你们搞峰哥的时候,我也插不上手,净观察了,还能看不出来你们这帮家伙是啥人?”
“哈哈,原来是这样啊。好!不说身体——不过真让我上瘾的,还真是他的洞洞哈哈。嗯,虎子别瞪我……钱指导正直、讲原则,又敢作敢当,不光能吃苦,还能受委屈。虎子你想想,这么一个爷们儿,在你身下被操得什么似的,能不上瘾吗?……我又说回来了,哈哈。”
“小钱吸引我的,是他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还有他对痛苦的隐忍。听起来有点严肃,还有点儿不搭边,但我第一次见到他和虎子的时候,仿佛一下子就看穿了他一直藏着的内心,就是这打动了我。”一直坐着不吭声的老张吸了口烟,慢慢的说道。
“虎子,你还记得你领小钱去酒吧那次吗?”老张缓缓的喷了口烟,向我问道。
“记得啊,嘿嘿,您老人家一个人在角落里喝啤酒,我俩都把你忽略不计了,哈哈。”
我和峰哥都不太敢去同志聚会的地方,还是在峰哥休假的时候,两个人一时兴起,商量着去酒吧看看,还特意选了一个估计人会比较少的时段。
人果然少,除了一个值班的服务生在吧台卖酒,昏暗的光线下,就只看到一个貌似无害的中年人坐在角落里。
尽管没有什么人,但我们仍然感觉到了回“家”的感觉,想想这里出现的人都是同志,没有歧视,没有敌意,没有纠结……两个人都很兴奋。
因为没有客人,也就没有人演奏和唱歌,音响里放着一些流行乐和摇滚乐。
“服务生,我要唱这首歌。”峰哥突然喊来了服务生。
峰哥唱的是崔健的《一块红布》。“……看不见你也看不见路 / 我的手也被你攥住 / 你问我在想什么 / 我说我要你做主……”我一个人翘着二郎腿在台下给了峰哥一个飞吻,然后一个人鼓起了掌。虽然峰哥带队时的口令很厚重有磁性,但从没想过峰哥的歌唱得竟然这么好,浑厚、准确、富有弹性而且投入。
在老崔健“嘟……嘟嘟嘟嘟……”的时候,峰哥对着台下:“这首歌,送给我的爱人——虎子!尖叫声在哪里?”峰哥壮实的身子竟然模仿港台明星的样子,一边对着台下喊着要尖叫声,一边把肉乎乎的手掌放在耳边,作出倾听台下声音的样子。
我配合的大声尖叫:“峰哥峰哥我爱你!就象老鼠爱大米!”
可我还是忍不住要笑,第一次见峰哥这么疯,实在是好笑,控制不住的笑打断了我的尖叫,一不小心呛到,一边辛苦忍着笑,一边抚着胸口咳嗽。
音响里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原来峰哥在台上乐不可支,坐在了地上放声大笑,一松手把麦克扔到了一边,触地的时候发出了巨响。
两个人刚刚把笑声抑住。却听到另一边传来了有节奏的掌声,原来是那个中年人,拍起了巴掌。“兄弟,再来一首好吗?”
被他这么一说,我们两个突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刚才也是太放松了,竟然在酒吧里这样的胡闹起来。
“我,我就是瞎唱。”峰哥脸有点儿红了。
那人没再说话,对着台上的峰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操,这人真是惜字如金,倒和峰哥有一拼。”这是我当时脑子里第一个冒出的想法。
峰哥选了半天,唱了汪峰的《北京北京》。
“虎子,你知道《一块红布》写的是什么吗?”老张打断了我的回忆。
“情歌啊,写的是感情啊。”我傻乎乎的看着老张。这还有什么疑问吗?
“也可以这么理解。”老张轻轻的摇了摇头。“但是,所谓‘一块红布’也可以是指文革十年,也可以是指五星红旗,或者说是红色政权,更可以说是那个年代的文化和社会意识。”
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
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
你问我看见了什么
我说我看见了幸福
这个感觉真让我舒服? ?
它让我忘掉我没地儿住
我感觉这不是荒野
却看不见这地已经干裂
我感觉我要喝点水
可你的嘴将我的嘴堵住
我不能走我也不能哭
因为我身体已经干枯
我要永远这样陪伴着你
因为我最知道你的痛苦
老张轻轻的哼了起来这旋律。这一刹那,我突然想起老张和我们搭讪时悄悄对我说的话:“虎子兄弟,你还没有真的懂他。”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突然觉得脸红。是的,我一直没有真的懂峰哥,我只把他看成是我的男友,却没有认真走进他的内心,同他一起去面对这个世界。我更没有想过为什么峰哥和老张走得那么近,原来,不止是因为他们的内敛,还因为他们互相“懂”。
“在小钱唱这首歌的时候,我相信他仅仅是想把它当成情歌唱给虎子。”老张看了看峰哥,峰哥点了点头。“可是,小钱对这首歌社会、政治、文化的……或者说是历史的内涵理解太深了。所以,在他唱这首歌的时候,内心总是在对这首歌的深刻理解和对虎子的情意绵绵之间摇摆,还有他不自知的困惑。”
“这种在忠于自已和忠于社会之间的摇摆和困惑,几乎是每个同志,特别是每个优秀同志共同的纠结。虎子不知道你能不能回忆起来了,他后来应我要求唱的歌,就没有这种纠结,淋漓的表达了那首歌的内涵。”
峰哥当时唱到:
? ???我的心似乎从来都不能平静
? ???除了发动机的轰鸣和电气之音
? ???我似乎听到了它烛骨般的心跳
??
? ???咖啡馆与广场有三个街区
? ???就象霓虹灯到月亮的距离
? ???人们在挣扎中相互告慰和拥抱
? ???寻找着追逐着奄奄一息的碎梦
? ???
……”
这首歌的最后是这样写的:
“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离去
? ???我希望人们把我埋在这里
? ???在这儿我能感觉到我的存在/
? ???在这儿有太多让我眷恋的东西
? ? 我在这里欢笑
? ???我在这里哭泣
? ???我在这里活着
? ???也在这儿死去
? ? 我在这儿祈祷
? ???我在这儿迷惘
? ???我在这儿寻找
? ???也在这儿失去;
? ???北京 北京
可是在我们11个人一边回忆往事一边畅饮欢谈的时候,谁也不知道,峰哥就这样唱出了自己的人生结局。
老张说得对,越是活得认真的人,内心越纠结。
峰哥责任感太强,在乎的太多,对这个世界理解得太深了,所以他的内心太难了。我看看身边的峰哥,轻轻的抚着他短短的头发,把脑门抵在他的头上,感受着他脸上传来的热度,还有头上血管涌动的节奏。突然之间,觉得这颗我深爱的头颅装满了沉重。;
和其他的炮友不同,老张在和我们认识以后,过了很久都没有和峰哥zuoai,那时彼此都已经很熟悉了,也看得出他很喜欢峰哥,却从来没有提出这样的要求。他看峰哥的眼神里,是色欲与疼爱相融合的那种情绪。
老张也从没有跟我们提起他的家庭。关于他的生活,是之后小武对我们讲的。
老张的家庭非常幸福,自己工作出色,一身警服威风凛凛,爱人是个大学教授,漂亮贤惠,女儿在重点高中读书,成绩优异,多才多艺。小武说,如果老张不是同志的话,那他的生活实在是太完美了。妙的是,老张在同志圈里从不乱来,同事这么多年,竟然没有发现他在这方面有什么蛛丝马迹,只是因为同志间的微妙感觉,小武才依稀觉得老张应该是同道中人。
结识小武,是因为老张。
有一次,老张、峰哥和我在一家餐馆吃饭聊天,一个帅气的警察端着杯子向我们走来——靠,这也太帅了吧,身材结实匀称,剑眉星目,鼻梁挺拨,腰板笔挺,虽然穿着便装茄克,但里面穿着警察的衬衫。
“来,小武,坐,坐。”老张起身招唿他。
“张哥,我来敬杯酒,那边有几个别的分局的客人。刚才看着象你,呵呵。”小武坐了下来。“这是你的朋友?”
“来,认识一下,钱峰,徐虎。”老张给我们简单介绍了一下。
小武敬了杯酒之后就告辞了,说认识我们非常高兴,等会儿送走客人,再来和我们喝两杯。
后来小武说,以前只是隐约觉得老张也是同道中人,但是一直不敢确定,那次见到我们三个在一起吃饭,凭直觉,感觉到点什么——老张后来给我们讲过,除了业务熟悉、心思细腻、推理慎密之外,小武的直觉通常很准,这一点使他在破案的过程中,常常能帮他找到突破口。
小武是一个很难复制的成功人物。除了自身的优秀使他脱颖而出之外,他的家庭的成功也是别人难以企及的。几年前,当小武还是个交警站马路的时候,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小武的妻子我们见过,贤惠漂亮、气质高雅,和小武确实是天成佳偶,当她在小武的分局实习的时候,不可自拨的爱上了小武,那时,小武还在矛盾之中,一方面觉得她非常优秀,很适合自己,另一方面,又深知自己是个同志,即不想进入婚姻的围城,又不愿亏欠她。可是女孩对他穷追不舍,并且分寸得宜,最终使小武按下内心的纠结,接受了她的垂青。
第一次到女孩家里的时候,小武吓了一跳,这才发现,原来,女朋友的父亲,竟然是市局的一把手,这个局长刚刚四十多岁,是年轻有为的正厅级干部,而女朋友的母亲,也在一家大型国有企业身居要职。
小武不由对女友刮目相看。刮目相看的原因不是因为女友的家事显赫,而是因为相处这么久,女友不论在工作上还是在与自己的关系上,从未显露一丝一毫官二代的恶习,从不依靠父母的势力,独自、上进、能容忍、有涵养。这样的女孩,真的很难找到。
在与女孩父母的短暂接触中,小武也很快放下了悬着的心,女孩的父母,对年轻人很尊重,支持孩子的决定,但从不指手画脚。
实际上,在小武后来另人垂涎的仕途中,确实是凭了自己的实力,几乎没有借重于岳父岳母的势力。单位的同事,大多都不知道小武夫妻和市局主要领导的这层关系。
要说受益,也不是没有,最大的益处就是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两个小警察不用打拼就有了自己舒服宽敞的房子,消除了大多数年轻人的后顾之忧,可以一心一意的发展自己的事业。
小武在同志生活方面也非常节制,几乎不和圈内往来,一直保持关系的,无非是警校时的一个同学。那个同学分配到了外地,两人每年总能见上几面,但也谈不上恋爱的关系。
后来,在这个圈子里,聪明、得体,能够很好控制局面的小武成了我最信任的朋友,而老张,成了峰哥最贴心的朋友。
今年的清明节,也是阴历的三月三,天上没有月亮,四周漆黑一团。除了天上的星光,就只有远处门岗的灯还亮着。我和小曾都没再说话,沉默的坐在那个树桩旁边。三支香烟渐渐的熄灭了。
夜深露重。我冷得打了个喷嚏,小曾要脱下军大衣给我,被我制止了。
“要不,徐哥,咱俩都用这个大衣裹裹吧。”小曾敞开了大衣的怀
“嗯……别,徐哥是个同性恋。”我有些尴尬。
“靠,说啥呢,我又不是。怕啥。”小曾说着靠过来,把我包在大衣里面。虽然背还是露在外面,但是暖和多了。年轻战士身上充满朝气的体温一下子驱走了寒意。
过了很久,我突然感觉小曾的肩膀抖动了一下、又一下。
“小曾,你怎么了?”我试着拍了拍他。
“钱指……我们永远见不到钱指了……明年我退伍回四川老家,连这个地方都来不了了……”小曾哽咽了。
我知道,峰哥是小曾那批兵的新兵连副连长,主抓训练,和战士们的感情很深。小曾又给他当了那么长时间的文书,小曾对峰哥一直非常敬重。
我不知道该怎么样安慰他。
“我恨死祖松了,钱指在他身上下了那么多功夫,帮他改了不少坏习惯。钱指那次批他,也是为了他好,他竟然……竟然到处胡说!”小曾已经靠在我的肩膀上哭了起来。
“算了……小曾,这个世界上,又有什么事能够顺心呢?我们这种人,哪一个没有受过这样的伤害啊。小祖都已经退伍了,何况你刚才不是也说,他在峰哥走后,变得神经兮兮的?他……他的心里,也一定充满了自责……我们这种人,没有资格要求什么,只有去宽恕那些无心的伤害……”我语无论次的安慰着小曾。
“还有刘言班长,他……他没事儿胡说什么啊!真是罪有应得!”
“刘言怎么了?”
“不知道,反正大家都找不到他了。钱指走的时候,刘班长马上就三期满了,按他的条件,做些工作应该可以签四期。之前也听说已经安排得差不多了。钱指出事以后,我们也没有见到他,霍助理说他整天一个人在宿舍里发呆,不吃不睡。几天以后,团里开始到处找他,霍助理急得团团转,可是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他。年底老兵退伍的时候,团里联系了刘班长的家人,来为他办了转业手续。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刘班长的消息,他的家人也和我们联系过几次,刘班长也一直没有回家。”;
“哦。”我轻轻的叹了口气。“小曾啊,你不知道,也许你不能理解,刘言一直暗恋峰哥,陷得很深……我也曾经为他的执着感动过。只是我和峰哥的感情实在没有商量的余地,刘言虽然能够得到峰哥的身体,却没有办法得到一丝一毫的感情回应……他,也挺难的。”
“噢,难怪,难怪刘班长会跟霍助理报怨……嗯,报怨……操,我说不出口。”
我知道小曾要说的是什么。
战士祖松入伍前算是个街头的小混混,父母管教不了,才把他送到部队。峰哥一直在努力帮助他,经过一年的时间,祖松有了明显的进步,业务上在同年兵里很出色,只是时常不守纪律,有些懒散。
有一次,在团里来检查的时候,祖松身着夏常却没扎领带在营区里晃,被首长碰了个正着。为此,峰哥狠狠批了他几句。
没想到,祖松的臭脾气上来了,竟然在团首长和大家的面前,大声对峰哥喊:“你凭什么管我?我不遵守军容风纪,总比你撅着屁股让人操强!还什么人都让上……”
陪同的营长大声喝止了他:“闭嘴!胡说什么。回去写检查!”
“哼,我怎么是胡说,我站岗的时候,亲耳听见仓库的刘班长跟霍助理说的。他说‘老霍,钱峰让咱们操了这么多次了,怎么还那么古板啊,没有虎子在一起,就不让咱们上手’。霍助理还说‘你就满足吧,这样不是挺好的吗?要的别太多……’”祖松得意扬扬的说着。
“滚回去!”营长暴跳着给了祖松一个耳光。
峰哥完全傻掉了。,
“小钱,回头到我办公室去一下。”团政委的这句话,是峰哥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之后,一切的意识都停顿了。只有夏日午后的阳光明晃晃的照在身上。峰哥笔挺的夏常服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徐哥,我想不明白。这种事情,在部队内部处理也就是了,怎么会让钱指的父母知道呢?我真的恨死这吃人的部队了。”小曾说道。
“算了小曾,我早都已经没有这个精气神了,我们没有理由怪这个世界,学会宽恕吧……不然,又能怎样?”我竟然隐隐闻到决绝师父身上的那股草木的清香在四周弥漫,笼罩着我……
“是啊徐哥,钱指的心胸最宽广了。他刚提指导员的时候,连长死活看不上他,硬是拉着几个排长跟他对着干,光让搞军事训练,少参加政治教育。可是钱指,受了那么多气,却能够一点一点的感化大家。二排长手术的时候,连里派了几个人轮流照顾他,钱指每天都守夜班,让大家去休息,几天下来,他的眼球都红了,人瘦了十几斤;小李父亲车祸身亡,没来得及回家看上一眼,半夜喝得酩酊大醉砸坏了不少东西,钱指一肩担起了责任,硬是没有让小李受处份,自己让营长好一顿批;去年年底评三等功,连里就一个名额,本来钱指的票比连长还多三张,可是钱指愣是劝大家推荐连长,说是连长带着大家把训练水平提了上来,在团里都数一数二——可谁都知道,这里面,有连长的功劳,也有钱指的功劳啊,那些‘困难户’还不都是钱指手把手训出来的……”小曾絮絮叼叼的说着,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在我的肩头睡着了。
??
酒足饭饱,大家彼此也都熟悉了,色心都浓得快滴血了。
阿伟和老霍早已经按捺不住了。几次三番的要起身过来找峰哥,都被大家按下了。
“不行,这么多人,根本没法一起来。分分组吧。”
尽管大家都同意讲个先后,但是说了好几个方案,都有人反对。
“虎子,你家有没有麻将扑克?”刘言问道。;
“有几副扑克,怎么了?”
“这样好了,咱们先抽签,选出三个人先来,剩下的七个人打扑克,谁赢得多,谁就先来。”刘言一边说一边忍不住嘿嘿乐起来。
这个想法确实有点搞笑,不过,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所以大家也就都同意了。
不过,大家都会玩的只有斗地主,七个人怎么也不好分。
“要不这样吧,虎子,今天人太多,你还是一直跟着小钱吧。剩下的六个打扑克好了。”警察老张担心有的炮友太粗鲁让峰哥受伤,希望我能够一直照看着场面。这个提议,大家倒都没有好意思说什么。
抽签先来的是霍启、刘言和李师傅。我偷偷看了刘言一眼,发现他隐藏在眼角的笑意——果然,刘言做手脚了。这个家伙。
霍启的鸡巴已经硬得从裤头里探出了头,三步两步来到我们这边,一手揽着峰哥的背,一手穿峰哥的胯下,大喊一声,竟然把峰哥抱了起来,往卧室走去。刘言和老李跟着也去了。
我们几个一起动手,很快打扫了战场,把碗筷收拾干净。我又找出扑克牌,还找了两套纸笔给他们记分用。餐桌一伙,老张、小武和顺子一组;茶几上一伙,赵投、大军和阿伟一组。卧室里已经激干声四起了。
当我安排妥当走进卧室的时候,老霍正在扛着峰哥的腿狂操,老李站在床边插着峰哥的嘴,而刘言,正趴在峰哥的身上,嘴里含着峰哥的鸡巴,一只手握着峰哥的脚,一只手笼着峰哥的阴囊,盯着老霍的大鸡巴在峰哥的屁眼里进进出出。
看到我进来,刘言起身站到了床边,给我腾出个位置。峰哥把老李的大黑鸡巴吐出来,用一只手撸着,另一只手拉住刘言白嫩的大鸡巴,含到了嘴里。一白一黑两只大肉棍交替的在峰哥嘴里进进出出。
峰哥的鸡巴也已经硬得不行,马眼还滴着淫水儿,我趴到峰哥的身上,用手按住他的鸡巴,用手指沿着被老霍操开的屁眼画了个圈,然后伸出舌头,在峰哥光滑整洁的大腿根舔了起来,一直舔到他那被大鸡巴撑得一丝儿褶皱都没有的肛门。峰哥含着大鸡巴的嘴里发出呜的一声,随后平静下来,身体开始颤抖。
老霍缓慢的插着,低头看着我的舌头、他的鸡巴和峰哥的屁眼结合处,没多一会儿就受了不了,大吼一声,用力向前操着,结实的小腹把我的头顶了回来,我只好专心给峰哥吃鸡巴。
峰哥的龟头很饱满,很有弹性,吃起来口感非常好。这样操了一会儿,峰哥又发出了呜的声音,腾出一只手来按住我的头,不让我动了,大鸡巴在我的嘴里不断的膨胀。我知道再吃下去,峰哥马上就要射了,今天得挨一宿操呢,还是得省着点儿子弹。
于是我的吐出了峰哥的鸡巴,峰哥紧绷的身体也就松弛了下来。
我掉转过去,骑在峰哥的身上,用我的生殖器磨擦着他湿滑的鸡巴,随着老霍每次狂野的抽插,我的屁股也被老霍的肚皮顶着,暖乎乎的。
我吸了一会儿峰哥的乳头,又吻上他的脖子,在那里,我甚至能感受到老李和刘言粗大鸡巴深喉进去时的形状。
峰哥的脑袋,在他们的胯下,我能看到的,只有峰哥性感的下巴,我贪婪的吻了起来。一白一黑两根大鸡巴就在我眼前几厘米的地方,竞相往峰哥柔软的嘴里捅着。峰哥的口水和两个人的淫液已经流得满脸都是了。
“老霍,让我操一会儿。”刘言忍不住了。
“好。”老霍放下峰哥的腿,撸掉套子,把位置让给刘言,站在老李的旁边。
峰哥一只手握着一根大黑鸡巴,把两个差不多大的硕大龟头放在一起,伸出舌头舔了起来,两个人一起用力,竟然把龟头都塞进了峰哥的嘴里。峰哥的嘴被撑得满满的,再也无法更深一步,只好用舌头在两个龟头上绕来绕去。
身后,我感觉峰哥的腿又被抬了起来,一大片光滑水嫩如女人一般的肚皮顶到了我的屁股上,竟然很舒服。刘言已经把鸡巴捅进了峰哥的屁眼。
前面,老霍已经把鸡巴整根的捅进了峰哥的喉咙里,一下一下的操着,每次拨出来,都能听到峰哥急促的喘息声。老李被吃得水淋淋鸡巴正在用力的拍打着峰哥的脸,发出一下下的啪啪声。过了一会儿,霍启退了出来,老李又全根没入的捅进去抽插,老霍则握着鸡巴用龟头在峰哥被撑开的嘴唇上涂着淫水儿。
这样操了有十几分钟,刘言趁我从峰哥身上下来的时候,提议换个姿势,让老霍和老李并排躺着,峰哥上半身趴在床上给他们口交,他自己则站在床边,开足马力狂干起来。
峰哥就这样一边撅着屁股挨操,一边握着两根大黑鸡巴舔来舔去,老霍和老李也互相拥抱抚摸起来。
我也到了地上,在身后抱住刘言光滑细嫩的身子上下其手——这么好的皮肤,难怪当兵前老是让别人骚扰。在我的抚摸下,刘言越来越兴奋了,屁股拱得越来越快了。
我把鸡巴顶在刘言的胯下,在他的阴囊下方蹭着,随着刘言的抽插,我的龟头也一下一下的顶到峰哥柔软的阴囊上,感觉真是舒服。
很快,刘言就受不了了。狂捅几下,就趴在峰哥的背上不动了,久久不愿下来。
老霍跳下床来,推开刘言:“出了就别占地方,去吧。”
刘言的鸡巴软了,垂得老长的安全套里面,满满的装着白色的精液,量可真是不小。刘言一声不吭的倒在床上,凑到峰哥的嘴边,不顾峰哥的嘴里正含着老李的大鸡巴,抱着他的脑袋吻着他的嘴角。鸡巴拖着装满精液的套子甩到大腿上,淫dang得不行。
霍启重新戴上套子,毫不客气的捅进峰哥的屁眼,一边辟里啪啦的操着,一边对刘言说:“去吧,看看谁赢了。”
“再让我呆会儿。”刘言嘴巴不愿意离开峰哥,嘟囔着。
“去吧,那么多人等着呢,你战斗力那么强,一会儿硬了再来。”
刘言刚刚起身去摘自己的套子,李师傅就跪了起来,抱着峰哥的头,狠狠的把整根鸡巴捅进了峰哥的嘴里。
峰哥趴在那里,被一前一后两个mengnan操得混身颤抖,脸都涨得通红了。
霍启觉得不过瘾,把峰哥转了九十度,成了侧躺的姿势,一腿蜷在床边,一腿扛在肩上,把峰哥的两腿大大的打开,抱着腿狂操着。
进来的是赵投和小武。看来精明的人,打牌也是精明。
老李看到他们进来,就从峰哥嘴里拨出鸡巴,下了地。一边撸着自己的鸡巴,一边把手伸到霍启的胯下,揉搓着两个交合的地方——那里已经湿漉漉的一片了。
这时的霍启也已经操得全身大汗,打夯一般的用力。峰哥张大了嘴,像岸边窒息的鱼儿一样,大口的喘着气。
赵投和小武迅速脱掉内裤上床,把两根坚挺的大鸡巴送到了峰哥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