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失去处女的千砂仿佛感觉不到双腿之间的疼痛般昂首阔步,表面上看不到任何凌虐后的反应,与小枫有天壤之别。
“……千砂小姐,昨晚深夜你有外出吗?我在撕日历时,从窗户看到一个很像你的身影是出庭院……!”
比吕试着想套千砂的话,但千砂却说‘你看错了……’ 一点也不为所动。
不过……下午两人一起在岛上散步,当比吕若无其事地按下相机快门时,千砂对相机的快门声却有过度的反应。
“请、请住手!不是,我……总之,跟我说话时注意其他事情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啊,抱歉,抱歉,这大概是摄影师的悲哀吧……不过,我很高兴,想不到千砂小姐这么重视和我说话的时间!”
“也不是那样……我说得有点过火,对不起!”
千砂之所以出现少有的礼貌态度,大概是因为自己异常害怕快门声的问题没有被察觉而放心之故吧。
当然,比吕完全了解千砂有如此反应的原因和结果。
(不过火。跟讨厌照相的千砂被拍到那种照片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此外,还有诱往凌虐现场——苏我的小木屋附近等勒索千砂的不干脆手法。比吕以摄影师的工作为由,在适当时机与她结束交谈。
两个目标猎物的凌虐计划完成后,第三个目标至今还未抵达。
在这个比较可以自由行动的时候,比吕有件事想先办好。
※※※
(昨晚千砂的态度完全看不到丝毫思考过自己有可能会被凌虐的模样……这么说,千砂要的并不是那个‘工作’的情报,而是这座岛的其他什么……。)
有了这个推测后,比吕照苦千砂的行动依样书一葫芦,开始菩手探索这座岛?
首先,是调查不属于这座岛的人。
比吕锁是丽华。理由是,女仆美树是局外人,黑田没什么好谈,刑警鹭泽令人不爽,苏我可能会吹嘘他的奸尸史。
当然,丽华是轻忽不得的对手,比吕必须慎重其事。
“……丽华小姐,二号猎物千砂已经到手,看来三号应该也可以手到擒来!”
找到正在公馆餐厅闲得发慌的丽华后,比吕以得意洋洋的口气与她交谈。
“哼哼,不过两人而已就这么践,还不知道第三个女孩好不好应付呢!”
丽华一副懒得搭理的口气,并露出‘你还早得很’的表情,这早在比吕的意料之中,他佯装若无其事的模样开始说话。
“对了,丽华小姐,你说你是最近才掌管这座岛的,有多近?”
“半年多前吧。这座岛好像从战前就开始使用,所以相较之下真的很近。听说黑田先生的剑圣会取代其他帮派在这里停局,这也不过是几年前的事!”
“丽华小姐……剑圣会的‘剑’应该是取自于黑田先生的名字‘剑治’的‘剑’吧?”
“没错。大概是创立帮派时的监护人和‘组织’商量后取的吧!”
“哦?你说的‘组织’是什么组织?”
“‘组织’就是‘组织’!”
简直像是禅学问答般的对话。丽华似乎也不太清楚,总之剑圣会的背后存在着更巨大、只知道其名称为‘组织’的权力。
看来‘组织’便是那个‘工作’订购商。
“先不谈‘组织’的事……我这么说或许有点那个,不过就算是老大,自己的一部分名字被拿来当作会名,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比吕回到剑圣会名称的相关话题后,丽华轻笑出声,似乎也有同感。
“这是正常现象。黑田先生虽然没有表示任何意见,但内心其实很不愿意。也难怪啦!因为他原本也从事正常职业,是海外归国的自由摄影师!”
“这样啊……咦,什么?黑田先生以前是摄影师?”
“不相信封吧?黑田先生也因为那个而……!”
遗憾的是,打扫公馆结束的美树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硬是打断了比吕和丽单的谈话。
“有用的情报有两个……一是神秘‘组织’的存在,一是黑田的背景,想要追根究底,直接问黑田大概是最快的捷径吧……。)
不过,比吕现在暂时还不选这条路,转而执行下一个行动。
这次是全岛探索……不,应该说检查某样东西。
(嗯……这种地方也有设置吗?)
这里是侵犯小枫的场所——海岸的洞窟。比吕站在巧妙藏有监视摄影机的部分岩壁前。
昨晚凌虐千砂后的回程途中,凭着风景摄影师特有的洞察力,比吕注意到森林的一部分树木有不自然的接枝情形,进而发现上面设置了监视摄影机,于是便驱使比吕采取后续一连串的行动。
(跟我‘工作’时拍摄的照片相同,以影片方式将女人们……不,真是这样吗?
好像有点不对劲。这座岛应该不单只用来凌虐女人……如同之前感觉的,是否有其他目的……。)
在一一检查监视摄影机装设场所的过程中,比吕在苏我焚烧垃圾的工作场所发现到类似门牌的废弃物,上面只能勉强辨识出‘秋山’这个姓氏。
比吕返回公馆确认一下门柱,发现门牌并没有被卸下的痕迹。不过,门枉本身比公馆还新,似乎是最近才打造的。
“废弃的门牌……喜欢奸尸的诡异男子……和黑社会勾结的精英刑警……难缠的妖艳美女……有摄影师背景的黑社会老大……然后是一幕幕女人处女膜破裂的凌虐剧……谜团可真多!”
一阵喃喃低语后,想到自我立场的比吕不禁苦笑。自己并非解开谜团的侦探,只是单纯的配角而已,若真有犯人存在,他也不过是陈腐的共犯角色罢了。
第三号目标终于造访这座岛。
比吕和小枫从海角眺望载她来的船只离开岛屿的光景。
来这里是受小枫之邀,目的想必是为了看船,以致于不管比吕怎么攀谈,她都只是含煳回答,眼神始终盯着船影不放。
“……好想回家喔!”
喃喃自语的小枫,脸上看不到思乡的寂寞表情。
应该说几近面无表情,也正因如此,小枫的问题大概不是那方面的问题。
“小枫,你好像终于要和吵架的父母重修旧好了,我去拜托黑田先生尽快让你回家去吧!”
这个提案既不可能实现,说出口的比吕也无意执行。或许是不敢有所期待吧,小枫也将话题转往其他方向。
“比吕同学,照片拍得如何?有好作品吗?”
“咦?啊,嗯,很多!”
“是吗……那么,这座岛真的会成为度假休闲地罗……!”
“是啊。所以你才会当监察员的不是吗?今天另一个人也……!”
“也是来当监察员吗?如果是的话。有必要用挟持的方式吗……!”
“这个说法不恰当……咦,什么?”
突然,提出语意不明的疑问后,小枫接着又进出震撼性告白。
欢迎来99文学强奸小说区99文学强奸小说区欢迎你
“我和爸妈吵架离家出是后,在街上四处游荡时,眼前突然停下来一部黑色箱型车……几个男人强行把我押进车内……清醒时,人已经在这座岛上……然后,他们告诉我做完监察员的工作后便可以回家……!”
从海角可以看见的船影,不知何时已遥远得再也看不出船形。
“小枫……此话当真?”
小枫朝神情严肃的比吕咧嘴一笑。
“骗你的啦!当然不是真话。现在说的全都不是真话!我想当一次悲剧女主角看看,就像被囚禁的公主一样!”
“这、这样啊……可是,我吓了一跳。小枫,你演技好棒,这么快就揣摩到悲剧女主角的心情!”
比吕一脸信服的表情,不过私底下却坚信这就是小枫来这座岛的经过。
(小枫之前说的‘不安的事’是指这件事吗?倘若真遭到挟持,有这种感觉也不奇怪。)
太低潮没什么意思,比吕激励小枫。
“对了。小枫若是女主角,我就是当男主角,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好好保护你的!”
“我说过,刚才那些话都是骗人的。不过……谢谢你,比吕同学!”
看到口中轻松带过却满心欢喜道谢的小枫,比吕对自己虚情假意的鼓励感到羞愧不已。
因为在现实社会中,他无法保护小百合。
况且,小枫的话,其中有一点他相当在意。
(挟持我和小百合的也是黑色箱型车……和小枫的情形相同。是巧合吗?黑色箱型车到处都是……没错,到处可见……。)
※※※
“哎呀!铃森同学……?你是铃森同学吧?”
“你是……没错,是那个……杉本!杉本同学?”
与第三号猎物会面的比吕,掩饰不了脸上的惊讶神情。
女孩名叫‘杉本惠’ ,是比吕同一所大学同年级美术系的熟识,载着眼镜、及肩的部分头发在两耳后方扎成小辫子,身材和脸蛋都不差,可惜态度畏畏缩缩,“你为什么在这里……啊,抱歉,没有马上想出你的名字。以前好像发生过类似情况……总之,抱歉!”
“啊,没关系,因为我长得并不显眼,这是常有的事……!”
小惠轻声叹息。她虽然这么说,但想必打击一是不小。
比吕可没心情顾虑这么多。
(非得以杉本患为对象执行‘工作’不可吗?这难道也是巧合?杉本和其他女人并没有太大差别,不过她和我同校,而且还是小百合的好友……要我对她……。)
这对到岛上来的第一晚,便已下定决心对‘工作’不再迷惘的比吕而言,是前所未有的考验。
“真不敢相信会和铃森同学一起共事,今后请多多关照!”
小惠这么说完后,立刻朝公馆替她准备好的房间奔去。是比吕多心了吧?总觉得他似乎脸色潮红的样子。
至于一如往常在一旁待命,准备介绍新进人员的美树,则始终没有插嘴,一副尚未回过神来的模样。
“请问——,杉本小姐是比吕少爷的朋友吗?难不成是女朋友?”
“她是我同一所大学的朋友……是真的,没有其他意嗯……这么说好像在辩解似的。没错,他就是我的女朋友!”
“什么……?讨、讨厌啦!比吕少爷真是的。啊,我得向小惠小姐说明用餐事宜才行……失陪了!”
比吕一面期望小惠不要太难搞是,一面苦不堪言地开着玩笑,这个玩笑让美街在走廊奔跑的脚步声变得轻快又有活力。
※※※
(哼……内衣一点也不诱人。不过,身材比小枫好多了。)
这是偶然看到小惠在房间内换衣服时比吕的评语。
不过,不是像千砂一样用偷拍的方式。
比吕并非特别注意小惠,问题在于她是小百合的朋友。
尽管有所顾虑,但最后还是决定不能只对小惠有特别待遇或手软的比吕,按照惯例开始进攻。
“杉本同学,你怎么在这里发呆?”
“啊……铃、铃森同学。讨厌,出糗了……其实,站在这个阳台看风景,让我有一股想画画的冲动!”
“哦,原来你喜欢画画一啊!”
“铃、铃森同学……我是学美术的……!”
“咦……?啊,抱歉,说得也是……总觉得,我好像一直在道歉!”
在这种情况下,对比吕而言,小惠确实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朋友。
由于无须像追千砂时那般辛苦,比吕省事多了。
(不过……她有这么开朗吗?根据小百合的说法,她应该很被动……小百合经常鼓励她要积极一点……。)
和小惠理应进展顺利的沟通,在这种差异下逐渐失调。
某日,在早餐的餐桌上就有这么一段对话。
“……铃森同学,你记不记得我们初见面时的事?”
“呃……啊,我想起来了,小百合好像硬把你拉到学生餐厅介绍给我认识。当时你一是觉得很强人所难吧?”
“不,没那回事……因为我不太习惯和男生交谈。不过,你很和蔼可亲……!”
然后,某日在森林中散步时……。
“……铃森同学,你在学校好像有很多朋友!”
“没有,没有。我不太善于交际,那些都是小百合的朋友。她好像很喜欢广结善缘,所以……就这样……!”
“是啊,我了解,真令人羡慕……!”
又有一天,两人在走廊巧遇时……。
“森同学,现在说或许为时已晚,不过还是要恭喜你在摄影展中得奖了!”
“咦……啊,谢谢。我只想成为职业摄影师,对参展没有什么兴趣,可是小百合一直吵着要我‘拿出去’,所以我就参加了……!”
“千万不要那么想。当我知道你得奖时,高兴得好像自己得奖似的……啊,我一个人在兴奋个什么劲?真是的,笨蛋!”
“不,没那回事……!”
明知无可避免,然而每次和小惠说话时都会不经意地谈到已故的小百合,怀旧感刹那间变成空虚感,比吕虽不形于色,但内心却开始焦躁不安。
(这家伙知道小百合自杀的事,得更加小心才行,)
比吕的矛头当然是他的说话对象——小惠。
或许是在意和认识的人不期而过之故吧,小惠卖弄风情、脸红的态度亦令比吕感到不悦。
不过比吕也不会因此而失去理智到立刻动手凌虐小惠的地步。
取而代之,他选择二次凌虐千砂来泄恨。
※※※
叫千砂出来的手法与上次相同,利用信件传递讯息。
连指定的时间和地点都没有改变,唯一不同的是比吕的特别吩咐。
由于上次以提供情报为由,诱千砂出来凌虐得逞后,却出尔反尔进一步要求肛交被拒,因此这次她很有可能不作回应,尽管不愿意,不过比吕还是相信她。
(这女人为了情报连处女都可以牺牲,她应该会以为我手中握有情报才对。)
果然不出所料,千砂越过树林,出现在比吕难得恭候多时的苏我的小木屋前。完全依照信上的特别吩咐,以胸罩、内裤的丢人姿态现身。
千砂在没有寒气的盛夏之夜,一面缩着身体、一面拼命用手遮掩胸部与双腿之问的模样,激起了比吕的暴虐心。
“哼、哼、哼……你是在无人发现的情况下来的吗?其实,你心里一是很希望被人看见!”
“……你以羞辱别人为乐,简直跟恶魔没两样!”
“这么说太过分了。我又没有超能力,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穿这样是出房间的,你有选择的自由!”
千砂无意跟随比吕那刻意激怒人的狡辩技巧起舞,她继续说。
“今天你一是要把知道的情报说出来,然后这场闹剧就此结束!”
“这些话翻成我的语言是……总之,今天请你一是要跟我肛交,好好开发我的后门吧!”
把话统统曲解成猥亵话语的比吕,取出捆绑身体用的绳索助兴。
“先让我把身体绑起来吧。我不是怕你抵抗,只是兴趣罢了,就像你戴着手镯的意思一样!”
“不要!为什么我非得被绑起来不可?何况,别拿那种污秽的绳索和我的手镯相提并论!”
或许是讨厌牵扯到重要的手镯吧,千砂拒绝的态度非常强硬。
于是,比吕采取让自尊心强的千砂,自己作主的一贯作战方式——选择题。
“嗯,兴趣不同我也没辄,只好换人罗。就让现在暂时退场,也就是这问小木屋的主人苏我先生来照顾你好了……他喜欢奸尸,应该比我更适合大小姐的胃口!”
没有一个女人在听到这个以后还会选择苏我的,千砂亦然。
“我、我知道了……你想怎么绑都行,绑吧!”
答应得有点自暴自弃的千砂,其实并非在屋外被绑手绑脚。